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包子君★ 摸摸头,
不痛不痛,痛痛飞飞(´▽`)ノ♪
特殊时期要保持心情愉快
你的三日月宗近,膝枕
收好w来,吃个糖
ooc,ooc,ooc啦
————————————
  临近秋分,天气依然燥热。
  秋老虎什么的,可不如本丸的小老虎们可爱。
  审神者叼着棒冰路过,看见穿得贼拉厚实,脚却浸泡在冰水里的三日月宗近。不厚道地笑出声,嘴上的棒冰都掉地上了。
  “哈哈哈,真遗憾呢。”
  小姑娘笑着轻嘘,蹲下去捡起棒冰却在要站起来时感到腹部一阵绞痛,眼前昏黑,不能视物。
  三日月宗近察觉不对,以平日里极难见到的速度从冰水里踏出,接住眼看就要摔倒下去的小姑娘。
  “怎么了?”
  “……动了胎气呗。”审神者虚弱叫唤。
  “哦?”三日月居然接茬了,并且还抱起小姑娘回到屋中。
  “哇,你都不问问我是谁的吗?”审神者磨牙,与她精神奕奕的内容相比,她的语气可谓有些虚弱。
  “任性可不是好事,生理期还是多注意吧。”三日月找了个空茶杯,倒上一杯热水给她。“以及,孩子的话,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哦。”
  这话她可就不爱听了,侧卧在地上的审神者放下茶杯,挪过去,枕在对方腿上。“虽然比起你们是小很多,但我不是小孩子了,各种意义上。”
  “啊,这样吗?”三日月倒是不介意被膝枕,他握住小姑娘那只微凉的手,又将另一只也拉过来暖着。“那小姑娘考虑要为谁诞下子嗣了吗?”
  “喂喂?”话题跳转太快了吧?感觉直接省略了很多步骤啊!
  “毕竟这是一个可以让你十个月不痛的实用法子。”何其过分!顶着这么一张绝美的脸,面不改色地说着荤段子,还是为你好那种。
  审神者想说点什么,但是腹部又是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让她猛地抽回自己被握住的手捂在肚子上,整个人如同虾米那般蜷缩起来。
  这便是无法替代的伤痛了吧?三日月宗近拍拍她的肩膀,将灵力反灌入她的身体之内,希望以此减轻她的疼痛。
  她的体质特殊,总是在癸水真正来临的前一天腹痛难忍。此后症状会随时日减轻,但这一刻,她的疼痛也是没人可以替代的。这点常常让本丸里的刀剑男士束手无策。
  他们可以上阵杀敌,他们可以操持家务,他们可以做到常人所不能做的任何事,可他们无法替她承受伤病痛楚。
  唯一能做的,便是陪伴在她身边,安慰她。
  “小姑娘,还好吗?”
  “当然,死不了的。”
  他的小姑娘扬起头,努力使自己笑得灿烂些。
  没办法,她是那种一来月事就会特别疼,疼得跟千万把刀子在腹部进出搅动,每一下都要绞得她血肉模糊不可。有些人并不能理解,因为她们没有感受过这种痛苦,甚至会觉得她这样矫情。但是天生体质如此,她又能如何。
  “嗯,小姑娘,很棒。”
  额间被轻柔的落下一吻,审神者主动抱住付丧神的腰,汲取他的气息,他的力量。
  “谢谢你,三日月。”
  “嘛,为主君分忧乃是本分。”
  “如果我不是你的主君呢?”
  三日月宗近微微一笑:“你会是我的主君,无论何种假设,你此刻的疑问都建立在已成定局的事情上。所以,不存在那样的如果。”
  有她,才有他。
  这是注定的。
  审神者似乎觉得肚子也没那么疼了,她抓过三日月的手,咬住。
  她的棒冰因为他掉了,要他赔!哼!
  “呐,老爷爷我是认真的。”
  “唔?”
  “关于让你十个月不痛什么……欸!有点痛,轻点咬。哈哈哈……”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