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哦呀,如果你喜欢,
那真是太好了,
因为我也正好喜欢你哦~
但你不要看我超可爱就欺负我
我会生气的!

@哪有我这样咸鱼的婶婶
一期一振x鹤丸国永
BL,BL,慎入。
三百fo点文系列
ooc,ooc,ooc
哎嘿嘿ww
食用愉快
大概是
有点儿害羞的一期x意外很直接的鹤丸
对,一期鹤,
吓到了吧?哎嘿嘿(´▽`)ノ♪
——————————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大清早被敲门声吵起来的鹤丸国永披着外衣,看向衣着整齐看样子打算出阵的一期一振。
  “我记得今天列表上没有要我当番的任务啊。”
  “是的,昨晚临时改变,鹤丸殿你今天的手合对象是我。”
  “什么?”鹤丸国永轻啧,安排他跟谁手合不好,偏偏安排这位欧豆豆总被他吓到飞起的一期一振,emmmmm,审神者是嫌他最近太清闲给他找乐子吗?
  行吧,既然今天是他跟他的手合,总不能不去啊。
  简单的问候之后,是两人在场上毫不保留的切磋。
  刀剑相对,错身刹那,便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较量。一期一振起先还是能够克制的,发现这点的鹤丸国永偏头盯着他,露出熟悉的搞事笑容。
  鹤丸的速度绝对算不上最快的,尽管他特别喜欢高喊别人太慢了太慢了。只是他出招的角度十分奇险,并且路数诡异叫人琢磨不透。
  一期一振亦不是好相与的,别看平日里待人接物和善温雅,处处透着几分可亲与绵软,但战斗起来可丝毫不会辜负其名。
  两位皇室御物愈打愈烈,下手仿佛失了分寸,在某次身影交错的瞬间,纷纷在对方身上留下血色痕迹。
  “啊呀啊呀,虽说染上红色会更像鹤,但这种染色的方法怎么看都不像啊。”鹤丸国永甩去刃上的血迹,又轻轻抹了一把才收刀回鞘,他们本丸可不禁止真刀比试。转头看去,一期一振也正将刀上的血迹在手套上抹过再收刀。“我说,应该是你向审神者申请的吧?”
  “是的。”
  “哇,没想到一期一振你是这种人呢?呐,找机会把我打一顿是什么操作?”鹤丸国永完全忽视了自己明明也砍了人家一刀的事实。
  “鹤丸殿。”一期一振笑得温和无害。“关于你屡次惊吓我们粟田口的事情,我们趁这个机会谈谈吧。”
  “嗯嗯嗯?”鹤丸国永慢慢后退,寻思着一期一振要跟他谈什么,是上次泼水事件,还是上上次的怪谈事件,又或者是上上上次的给本丸藤四郎灌酒导致遍地藤四郎事件。眼角余光瞟着他处,鹤丸国永嘴上推辞:“免了免了,我还有事,告辞。”
  “尤其是,你跟主殿那次交谈的内容,在下十分想知道。”
  “……”鹤丸国永转身就要跑,结果一期一振持刀拦截,用既然都受伤了那就一起去手入室待着吧的借口,拖去好好谈话。
  其实两个大男人坦诚相见没啥,真的没啥,奈何鹤丸国永他胆大包天,此前开了一点小玩笑……好吧,可能玩笑有点大。
  “那个,你今天不用照看你的弟弟们吗?”鹤丸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药研和厚在帮我照看他们。”一期一振看过去,又道:“主殿跟我讲,你对她说我这么容忍你折腾粟田口是因为我是你的人了。”
  牙白……
  鹤丸揉额头,他当时就不该为了吓到审神者而信口开河。没想到审神者居然信了,还跑去跟一期一振说了。
  “误会误会。”搞事呢这是!
  “我觉得也是误会。”一期一振的话让鹤丸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这个弟控可直了,他们俩其实背地里没少掐架来着。“怎么着,也该说你是我的人,我才会如此纵容你。”鹤丸国永发现,他这口气松早了。要命的在这儿呢!他有点怀疑是不是温泉的水汽太大都往他耳朵里钻,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那么不可思议的话。
  “……啧,一期一振,你这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收敛起那不正经的模样,突然笑出来。“你跟谁学坏了啊,差点被你蒙过去。”
  “不是玩笑。”一期一振的笑还是那么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差点让鹤丸失脚打滑整个埋进水里。他语调轻柔地说着:“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现在还没被套麻袋?”
  因为我长得帅啊。鹤丸国永慢慢远离他一些,他得冷静冷静。
  “慢慢想,不着急。”一期一振的目光移向别处,不知是温泉熏的还是怎样,他的肤色有些泛粉,耳根那里更是红透。“毕竟在一起是挺重要的事。”
  是咯,所以刚才是这个家伙威胁他的吧?现在这副模样是闹哪样啊!鹤丸拍额,他现在心情挺复杂的。说抗拒吧,倒也没多抗拒;但说接受吧,又挺吃惊的。
  “一期,你认真的?”
  “嗯,是。”
  “那成,就这样吧。”
  “……欸?”
  “嘛。”鹤丸挪过去,跟一期勾肩搭背。“以为我会考虑很久么?做不出让人惊喜的事情可不是我鹤丸了。”
   “话是如此,但答应得也太快了吧?”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啊,那我再考虑个三天。”
  “别了,还是早定下吧。”
  “哈哈哈哈,就当是你让我吃惊的奖励吧。”
  “唔,可以兑换成其他的吗?”
  “比如?”
  ……
  ……
  ……
  “一!期!一!振!啊——你,轻点!!”
  

我,晕个车先……呕呕呕!

让你染上我的味道【鲶尾藤四郎】

ooc预警。
梗源  @真弥 以及我将梗演化了一遍。
真弥是个好姑娘,可爱。
个人觉得越阳光的人在某些情况越腹黑ww
设定与前提:all婶,刀男全员恋慕婶婶,设定刀男心情好到极致也会飘樱花,也就是樱吹雪。他们以为婶婶身上的樱花香是因为被他们身上的樱吹雪染上,然而真相是,婶婶常年用樱花沐浴露。偶尔婶婶会用其他沐浴露,那时味道一改,大家都震惊了:哪个旁人让婶婶染上他的味道了?
背景:单骑刷花夺誉归来。
————————————————

  我回来啦~怎么样,不负你所期望的吧?
  当然了,还有带给你的礼物。
  啊哈哈哈,哈哈,别、别上来就摸呀。礼物什么的,会给你的啦。
  哈哈,好痒好痒~哈哈哈,再不住手我可要反击咯?
  呼~我说过啦,我会反击的。
  不不不,我才不起来。
  这样多好啊,正方便我……欸欸?我才刚碰到腰啊,怎么、怎么……原来真敏感的吗?
  真是了不得的发现呢~
  我可没有要做什么坏事哦。
  以马当番发誓。
  刀剑不就是要佩戴在身上的吗?
  那我现在跨坐在你的身上很合情理吧?啊啊,还是你联想到什么事情啦~主人?
  本来你对我乱摸在先,我摸回来也是可以的吧?
  嗯~主人身上还是这种香香甜甜的味道,我樱吹雪所带来的樱花还没拿出来就已经将你浸染了吗?
  欸?什么?是沐浴露啊……原来如此,我们谁都不曾将你染成我们的味道啊……
  太狡猾了吧……不,我没有在说什么。
  那好吧,主人你说说我是什么味道的,我就让你起来。
  微风拂过的葡萄香气?还有些阳光眷顾下草木的气息?
  唔,听上去,很好闻的样子。
  那么,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太好啦,既然喜欢的话,染上这个味道好不好?
  哈哈哈哈,好可爱!
  主人你为什么要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
  我是答应要起来啊,但起来之前抱抱你怎么啦?不可以吗?
  呐,不要生气啦。起来吧~
  话说……咿?怎么还是气鼓鼓的样子?
  明明是你先挠我痒痒吧?
  唔啊~气消了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噢噢噢,这个模样,这个反应,这个态度,主人是害羞了吗?
  那要多练习呀。
  衣服好像乱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嗯?问我知不知道刚才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当然知道啊。我看起来是很随便的人吗?欸,即使玩马粪我也是有底线的呀,起码我从来没有丢过你。
  我呀,很喜欢、很喜欢你哦主人。
  想你时时刻刻看着我,想你分分秒秒离不开我,这样即使想不起从前,但我们就会有很多共同回忆了。当然了,还想你、染上我的味道。
  由内至外,统统都是我的……
  啊啦,好像绑错了呢?没关系哟,全部脱掉重来好啦。
  主人身上的颜色,真好看呢……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嘿,已经找到你的弱点了。你可是逃不掉的哦~
  ……啊呀啊呀,刚才居然那么信任我,是忘了我毕竟也是刀剑么?还是,主人你对我也有那样的心思呢?
  如此,就不要再压抑了吧?
  就在此刻彻底染上我的味道。
  

【我认真的,我不是啊】

@真弥 那什么考试地狱已过之作。
之前答应给她的ww
明石国行x弥真
哎嘿嘿,差点开车,还好刹住了。
毕竟只是一个小甜饼什么的。
大概是,慵懒腹黑无不可X口是心非不敢认。
这么一想,还挺萌的?
这里说一点哦w明石其实左撇子,真剑时有展现,
所以说,他认真起来会用左手?
可见平日里都在用右手划水……
——————————————————

  “虽然说,没干劲是你的卖点。”弥真捏紧了手里的笔,抬起头瞪着卧在她躺椅上睡姿妖娆的明石国行,最终没忍住,把手里的笔帽给他丢过去。“但你吃我的甜食,喝我的奶茶,最后还睡我的躺椅,要不要这么过分,嗯?”
  躲都不躲任由笔帽砸,明石国行摸起一块小饼干:“那你吃不吃啊?”
  “……吃!”她为啥不吃?这些可都是她的啊,要不是她在忙公务,能让这家伙代自己吃了吗?
  “好吃吗?”
  “好吃。”
  “再来一块。”
  “嗯嗯。”
  “嘛,这不是很好哄么?”
  吃得正开心的弥真闻言一愣,东西好吃跟她好哄有什么必要联系吗?
  屋外的风雨很大,现世的台风也影响到了本丸。于是今天成了难得的休息日,难得到连时间溯行军都不想出来送人头那种好日子。
  但是谁都可以休息,积压一星期公务没处理的弥真不行。所以她被人压在办公桌前努力批改公文,与之相对的,他们派了最不会计较自己是否偷懒的明石国行来看着她。还给她准备了一堆,甜食!
  “这种天气真适合睡觉啊。”
  “嗯嗯。”明石国行敷衍地应了两声,但想起萤丸的嘱咐,挠挠头发,本来因风雨渐大而困意滋生的眼睛稍稍睁大,拍了拍身前的空地。对捧着奶茶吸溜的审神者发出邀请:“那就一起睡呗?”
  “噗!”弥真险些没被奶茶呛死。她擦擦嘴,不可置信地盯着明石,发现他还是那懒散的模样,丝毫不为自己说出惊人之语而有什么异常表现。
  “嘛,很吃惊吗?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天经地义的事情好吧?”
  好、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等等,不对,不能被带歪!
  弥真扶正自己的三观,一jio给他踹过去:“就性别而言,我们就不该睡在一起啊,你蒙谁呢?”
  挨了一jio的明石神情遗憾还带着茫然,很无奈地扶了下眼镜:“啊?居然蒙不到你吗?”
  “我去,你说什么啊!”
  屋外的雨被风吹进来不少,指望懒癌爬起来去关窗是不可能的了。弥真起身去关窗,但又看见屋外那株很大的樱花树,枝叶在风雨中飘摇。
  明明是没有雷电的大雨,偏偏那风声大到让人觉得心惊,寒意逐渐侵袭。
  “喂,我说,”本该还在地上躺着的男人站在少女身后,他的下巴搭在少女的头上,从后面看去像是将她揽抱在怀。“站在这里看什么呢?”
  “我……你给我死开!”弥真稍微跳起来顶了把下巴搁她脑袋上的明石国行一下,明石国行吃痛后退,她关了窗,刚转身脚就被绊住,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倾倒。
  所幸,是倒在某个怀抱里。
  但那个怀抱的主人,拉过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十分敷衍地轻拍:“好啦好啦,恼人的风雨不见啦,该午睡啦。”
  “……”弥真简直要气笑了,她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脸。“大哥,窗是是我自己关的,你这种哄小孩睡觉的架势满熟练的嘛。”
  “哦,那还觉得吵吗?”
  “关窗又不代表隔音……欸?”弥真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把她绊倒后抱在怀里的男人又做出令人意外之举,他用手给她捂住了耳朵。
  这样行了吧?
  弥真听不太清楚他的声音,但是通过变化的唇形依稀能够分辨出这句话。她现在大抵只能听到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眼中也只能看见这人的模样了。
  红与绿同在的双色瞳似乎时刻都是那般慵懒而倦怠,紫色的头发总是那么凌乱,如果不是他真的长得不错,加上那不修边幅的模样和没干劲的性格……emmmmm,真该说还好这家伙长得帅!
  弥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脸红了,但她觉得自己最好别去深究。拨开明石捂着自己耳朵的手,想要坐起来,但是又被拉回去躺着。
  “干、干嘛?”
  “该睡午觉了,别去管那些东西。”
  “才不要,一期和烛台切会炸的。撒手啦,你放我去工作。”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还有高喊我爱工作的一天。
  “嘛~”明石国行翻身整个压在她身上,意味不明又带着特有的懒散笑意。“什么时候工作不行呢?非得挑现在?全部人都放假,没道理你还在拼搏吧?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前进啊。”
  恶魔、恶魔的耳语啊!!
  弥真看着他用左手给自己顺了顺头发,又倾身下来,吓得紧闭双眼,但预料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她不由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耳边忽然传来的声音让她瞬间炸毛:“呐,你在期待?”
  “明石国行我日你!!”弥真暴起,缩到旁边去,QAQ差点给吓死了1551!
  “要日也不该跑那么远吧。”
  ……对不起我错了!你当我一时骚话太顺口行么?弥真眼神死。
  看着面前的少女已经整个快红透,他拉拉自己的衣领,好嘛好嘛……重新躺下去。
  “就先放过你啦,快点做完你的份内工作吧。”
  弥真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什么以后聊吧,毕竟,雨说是要下好几天呢。”
  嗯嗯嗯?!这其中的关联呢?!
  号称没干劲的太刀取下他的眼镜折放在一旁,顺着自己的紫发笑道:“未来几天的近侍也还是我,多指教呀~”
  弥真:……
  我一定认真工作!
  连晚上都不带休息那种!
  真的!!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欸?
不动你回来了吗?
欢迎回家~哎嘿嘿,还以为你会在信长那里待得久点。
不喝酒了吗?
真的真的不再来一点了吗?

三只猫打架搞乱了踩脚布,,,还不是我收拾!摔!

【雨话】

cp:三日月宗近x横姜
送给 @横姜 的礼物w
感谢你曾经给我的温柔w
——————————————

  有人说雨是天的泪。
  天也会流泪吗?
  站在门口看雨景的横姜伸出手,试图去捕捉那些扑向地面的凉意。
  水无形而润万物。
  忽然,在雨中接盛的手被另一只覆着手套的手包裹住,随后又落入熟悉的怀抱里。
  “三日月。”
  “姬君很喜欢雨吗?”他将她的手一并收回来,搭放在她的腰侧。“那可是抓不住的。”
  “所以才想试试吧?”横姜微微笑着,越是不可能就越要尝试啊。
  “雨势转大了,我们进屋吧。”太刀牵着少女,带着依旧回头看着屋外雨景的她回到屋内。
  热水滚入杯里,茶叶在其中翻覆。
  身着狩衣的太刀端起饮用,姿态甚是优雅。“雨天与热茶很般配,对么?”他抬起那双承载新月的眸子,看向似乎心不在焉的巫女。“有心事?”
  横姜摇摇头,又见三日月拍拍自己的膝盖,示意她不介意的话可以过来躺躺。
  “这一点都不像你啊。”这还是那个总是说自己需要被人照顾的三日月吗?话是这样没错,但横姜还是膝行过去,躺在他腿上。哇,难得最美的天下五剑要给人膝枕,不枕岂非辜负了?
  横姜还没多怎么得意一会,便被枕着的人摸了摸脸,那种仔仔细细的探索姿态,又带着其主人十分自我的随意,从脸侧摸到了她的唇边,被她一口咬住。
  被咬住手指,三日月似乎是笑了一下,起码横姜保证她是听到笑声了的。三日月钻进去一根手指还不够,又将另一根手指探进去给她咬着。
  发现自己咬来咬去只是咬着对方的手套根本咬不疼他之后,少女把口里那两根手指吐出来,爬起来将人推了一把。
  “搞事是吧?”
  “嗯?不是姬君在咬我吗?为何不继续了呢?”三日月把另一只手上的茶杯塞进横姜的手中,要她喝点,漱漱口。
  “三日月你别太嚣张。”
  “嗯嗯。”
  “我认真的。”横姜这话因着三日月那无所谓的态度,不免有几分弱气。他就是那种好好好是是是嗯嗯嗯你说得没错可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的态度。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气闷,横姜拿手指戳戳他的肩膀:“我可烦死你了。”
  “哈哈哈,我就不会哦。”
  横姜一愣,平日里他不是只笑不答,任她抱怨的吗?随后她的手被他执起,一抹温热擦过手背,莫名的,大抵因为雨天天气凉透,她竟然觉得被亲吻的地方有些灼烧。可是,明明比这个更亲近的举动也是有的啊……
  “三日月……”你干嘛?
  “无论怎样,你是我的姬君,也是我的恋人,更是我一人的小姑娘。所以不会烦你的。”三日月宗近眼底柔情满溢,如新月的月光,或许不足明亮,但也叫人心驰神往。“不管小姑娘你在担忧什么,我也只想让你知道,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三日月,战争会结束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便是你的困扰么?”
  横姜反握住他的手,将它放在脸侧,轻轻枕上去。她的声音近乎呢喃:“战争结束,你会去哪里?战争不结束,悲哀在继续。我很矛盾。”
  虽然与三日月已经结缘,但她偶尔也会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除却生命的长短,还有某些瞬间突如其来的悲伤。她与他,因时间之战而相遇,说不定有天就会因为战争中止而别离呢?
  沿着屋檐落下的雨连成柱,仿佛缀在上边的水晶帘,碎在地面的声响很大,三日月却在其中听见属于眼前小姑娘的叹息。
  “乌鹊鸣月时辰去,又以飘花寄春风。”三日月将他的小姑娘抱入怀中,让她枕在自己的肩上。“若是只解表面悲意,也就如你现在所忧虑。别离并不可怕,如果注定到来,也不会因为你的惧怕而就止步。小姑娘,你可以感叹,可以思索,但更重要的是走在当下。这比什么都重要。”
  “果然是老爷爷……”
  “哈哈哈,本来就是老爷爷。”
  横姜伸出手环抱着他,嗅着属于他的气息,又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呢?”
  “哎呀,小姑娘是说自己要爬墙吗?”
  “噫——”
  “那就只有动起来,去把爬墙的小姑娘带回家了。”
  “喂,你认真点啦。”横姜摇晃着三日月,结果三日月居然被她摇到倒下,好死不死竟压在她的身上。“啊!你!快起来啦!好重啊!”
  “我答应你,如果分开了,我就去找你。”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很轻,却也清楚地传达给了少女。“不管相隔多么遥远的时空。”
  心跳伴随着他的话语越来越快,横姜慢慢抓上他的衣物,点点头。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纵然还会陷入那样的纠结与恐慌里,但有他的承诺就足够了。
  “三日月……”
  “嗯?”
  “起开,真的重。”
  “哈哈哈,不要。刚才给小姑娘枕了,现在该换过来啦。”
  “喂——”
  
  

我又欧了(´▽`)ノ♪
换了个区,九级,一抽。
卡秒ww哎嘿嘿ww

感谢 @真弥 传给我

第一天,初始刀
山姥切国广。
你知道他身上的被被对猫的诱惑力有多大吗?
我跟他的被被加起来,知道是什么吗?
被服。

第二天,现在的近侍
嘛,应该是极化的小叔叔,鸣狐。
刚才在练级来着。
5-4,捞资源顺便逮检非。

第三天,第一把极化短刀
乱藤四郎。
哎嘿嘿,没想到吧?
我的本丸早就有爱豆露出道了!
(´▽`)ノ♪

第四天,第一把毕业的刀
本来应该是萤丸,但我刻意压级,让被被第一个满级了。
嘛,既然被被你是初始刀,就要好好付起责任哦。
什么?不要这样信任身为仿品的你?
那怎么行?你这样质疑我的眼光很伤人哎!

第五天,本丸里最喜欢的刀
最喜欢的刀啊,嘶,这个修罗场一样的问题还是过了吧w
毕竟我比较贪心,谁都喜欢,全都要w

第六天,最来之不易的刀
巴形薙刀。
其实小龙也算一个。
但真的是巴形最费我资源。
至于小豆?嘛w

第七天,一见钟情的刀
应该是数珠丸,那个头发!
真剑时那个腰!
如果不是出家人,我都想问,小哥哥给撩吗?不会负责撩了就跑那种。

第八天,最喜欢的刀派
应该是左文字一家和粟田口。
前者是可以很安静,后者是可以很热闹。
很极端对吧?哎嘿嘿ww

第九天,婚刀
小夜左文字和今剑。
当初在小夜捞到三日月时我就不该胡说八道!结果这个读心游戏……啧!左文字一家威胁我,让我对小夜负责……今剑是在我负责之后发现,艾玛,原来此前我早就把自己跟他绑定了……
我真是只罪恶深重的猫咪!【抱头埋脸】

第十天,第一把稀有刀
三日月宗近。
你这个老爷爷居然比老四花还早到……
emmmm居然也算我的早期刀剑之一。
好神奇啊……

第十一天,最想要却不来的刀
就目前而言,应该是小豆和谦信。
噫,你们长船家的男刃啊。

第十二天,对你来说意义最大的刀
加州清光。
因为一个梦,我至今都……
为什么,会梦见,那种事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第十三天,本丸里出货最多的刀
。。。emmmm,男刃,不可信任。
但我很喜欢二姐,就是蜂须贺ww二姐帮我带来了小龙!而卡内桑,和泉守w他捞刀最欧。

第十四天,最喜欢的景趣
我喜欢梅雨那个景趣,可是感觉谁在那个景趣里都一副郁郁寡欢的沉闷模样。
此后就一直设置春樱,起码他们看起来没有那么不愉快了。

第十五天,最喜欢的活动
应该是大阪城。
我挖弟弟比一期哥还积极!
感觉一期哥都想把我按回去睡觉休息。

第十六天,现在第一部队的出阵阵容
因为在练等级比较低的极化刀,所以阵容如下:
鸣狐
物吉贞宗
大俱利伽罗
浦岛虎彻
厚藤四郎
笑面青江
这么个阵容,突然感觉青江挺寂寞的,讲骚话都没人接茬。

第十七天,常年远征的刀
老实讲,应该是蜻蜓切。
23333每天都要跑一次18小时的远征,几乎次次不落ww
切叔真靠谱ww

第十八天,最容易沟的刀
应该是鸣狐吧?
他当队长去7-1玩的时候,次次沟木炭。
我都快大喊沟得好,我就缺木炭了!

第十九天,初恋刀
心动的感觉吗?
唔,玩球,对每一把刀都很心动啊。

第二十天,最喜欢的回想
是山姥切国广和山伏国广的回想,【安土的名工】。
很积极那种感觉w超喜欢
当然啦w其他回想也很棒啊!
像鸣狐与小狐丸,九曜与竹雀之缘,童子切在哪儿,和爷爷一样……还有好多好多呢w

第二十一天,最喜欢组合╱cp吗?
哎嘿嘿,明人不说暗话,我暗戳戳吃过很多他们的粮w
各种各样的(´▽`)ノ♪

第二十二天,最喜欢的近侍曲
其实听的不多,但是个人十分喜欢听小狐丸的近侍曲w那种属于宫廷的华丽感。

第二十三天,最喜欢的立绘
都很喜欢啊,但要选一个的话,应该是极化后的蜂须贺虎彻的真剑必杀,虽然截止我写这个之前国服还没有实装二姐的极化。
不是因为虎彻家真剑脱得干净,而是因为,他带着莲花啊……带着莲花……莲花啊……

第二十四天,最喜欢的cv
应该是髭切的cv花江夏树。
我对温柔的人最没辙了。
不管是长得温柔还是说话温柔。
暗戳戳说一句,我也曾丧心病狂地萌过斯文败类。

第二十五天,最喜欢的台词
咔咔咔,日日皆修行。
出自山伏国广。
然而……放开你家阿鲁几我啊!!
我只是一只小猫咪!!

第二十六天,入坑前后印象反差最大的一把刀
欸!这个问题……
我是被刀舞安利进坑的,所以……emmmm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要说初见和入手之后反差最大的话,应该是骚速剑。
我一直以为他是阳光型的,结果有次他的台词竟然是让我别吵吵……emmmm

第二十七天,分享一下你的玄学
欸……非洲人哪有什么玄学。
过了新手保护期之后,都感觉不到爱了啊……我是说真的哦。

第二十八天,入坑的原因
刀剑乱舞舞台剧。
简直让人哇哦~的存在。

第二十九天,还喜欢刀男的原因
嘛w就玩到玩不动吧,反正……就那样吧w
我唯一负起的责任大概就是,不会轻易A掉游戏。

第三十天,入坑印象最深的事
那有很多啊,小夜给我在5-4带来两振三日月,和泉守帮我捞到龟甲和明石,安定锻出三日月,二姐锻出小龙,小乌丸耗尽我的资源……唔,太多了,还有刚才伽罗在搓蛋,我看了眼239╱240的刀装位,就想着炸掉好么,炸掉好么!结果,就真的,炸掉了……看一眼樱吹雪,满的。啧,这个读心游戏。
以及有次放青江当近侍,手机界面没关甩床边,结果当晚,做了一夜不可描述的梦……沃日!很皮!

这边艾特几位w当然填不填随便啦w
@包子君★  @柳贰白  @猫妖妖  @乌贼拌纳豆  @今三岁  @糯米狐  @药总的逸轩w @

刚才梦到哥哥切了。
然而梦里的身份他是杀手我是保镖。
我,就不该去看567,抚额。
然后吧,我遇见他两回。
第一回冲上去把他绞杀……被他折断胳膊。
第二回冲上去被他掐住了脖子,在被拧断之前被狂风暴雨惊醒。
好半天没缓过来……
爷,我做了什么事你难得入一次梦还要这么凶残?
逃避现实……啊不对,逃避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