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扫的不是雪,是脑洞。不再自作多情。也不多管闲事。高冷。高冷。高冷。

我晕车,真车,让我缓缓

你家婶婶会影分身你造嘛?24

双线,女主。
all婶。
次郎太刀X黑喵姐姐。
我觉得过激了。。。
我可能也许大概就是个
hentai……
ooc严重,慎入。
ooc严重,慎入。
ooc严重,慎入。
走评论!
————————————
  24

  黑喵吃完饭后被小乌丸拎去揉搓了几把,揉得都快炸毛。三日月居然觉得这样很有意思,破天荒也捏了捏她的爪子,不过力道不太对,把她掐疼了,把指甲都掐出来那种疼。
  一番玩闹之后,黑喵借机跑走,躲过这些老年组的摧残,黑喵抖了抖毛,伸个懒腰,踩着轻快的步伐要去大美人那里探个究竟。
  真的,真的,就很好奇嘛!
  猫咪好奇有什么错?能有什么错!
  今日正好赶上太郎太刀远征未归,次郎太刀独自在他们的屋子里待着。因为兄长不在,倒是没人管制可以肆意饮酒——虽然他平日里也没人管就是。
  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两兄弟的部屋向来少有现代设备,到了夜间亦更爱以明火照明。黑喵住过几日,也深知这点。
  屋外门口挂着灯笼,澄黄的光线被粉白色调的纸灯笼罩住,只剩醉人的光晕在夜里持续不灭。黑喵被缀在灯笼下的流苏吸引,爪子蠢蠢欲动,她已经忘记来找次郎太刀的目的了,只想跳起来,扑上去,捞着那偶尔会晃动的流苏好好啃啃。
  起先她还能忍住,因为流苏只是偶尔晃动,但后面飞来一只蛾子,它绕着流苏转啊转,转啊转,她就真的忍不住了,喵的跳起来扑上去。
  听闻到猫叫声,次郎太刀睁开醉醺醺的眼,眼底有片刻清醒,但随后又被醉意溢满。他将手边的酒瓶放在桌上,起身前去打开拉门,他的声音仿佛含了酒,比他现下的模样更能醉人:“哎呀哎呀,让人家看看是有谁要来拜访次郎呢~”
  打开门的刹那,是抱着灯笼流苏的黑喵跟抬手靠着门的次郎太刀两两对望。
  长发如瀑,浴衣着身,美丽的大太刀五官精致,气质靡靡如魅,即使独自一人不外出的夜里亦是面容妆点,华美如斯。
  这怎么可能是个男人?黑喵软软叫唤,换得美人轻笑,上前将它抱入怀中。
  “怎么今夜又来找人家?”
  “喵嗷。”黑喵抬头,金色的猫眼儿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前爪不由自主地在他胸口踩踩。
  唉,人美是美,怎么是个平的呢?看我把你踩出大胸来!
  黑喵还没踩够呢,就让次郎太刀抱进屋里,关上门后,他带着黑喵就去喝酒。

我家小龙对我说,你去吃零食吧,没人阻止得了你。
我:……好的,谢谢。
我就知道,只要这个男人一出现,我就不会有新刀。
三日月:请多关照w

出小豆长光我戒零食一个月!
这个誓毒不毒?
毒。
所以我到底是希望他来还是不来啊……

你家婶婶会影分身你造嘛?23

双线,女主。
all婶。
肯定会ooc。
————————
  23

  一期一振正准备吃早餐,结果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把他的早餐拍飞。
  大家都快见怪不怪了。
  也不知道这位粟田口太刀是哪里招惹到婶婶了,这一周以来,就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喝水要小心突然窜出来的黑爪子,吃饭要注意自己的饭突然不见,睡觉还要预防被黑猫当蹦床跳。
  当然,还是有正义刃士的。
  “阿鲁几,不要浪费食物。”小夜左文字冒着黑气。“还是说,您觉得饥荒的时候拿我去卖掉就好?”
  这话可就诛心了。但是效果立竿见影,起码一期一振此后能好好吃饭,不用被折腾了。然而,睡觉这个问题还是没保证。
  为了不惊扰到弟弟们的睡眠,打从黑猫开始折腾他那会起,他就搬出了粟田口的广间,暂时在其他地方住下。
  是夜。
  一期一振正在看书,桌上还点着熏香,门口传来叩门声,他起身开门没见到人,正思索呢,背后就被某种动物猛地一蹬给蹬出去。好险是及时站住,他回头就看见黑猫高冷地蹲坐在他的桌子上,眼神睥睨。
  “您很喜欢这样的游戏吗?”
  黑猫看着他进屋后随手把门关上,稍微有些不安地跺跺跺jio,但是转念又想,她现在就是一只猫啊,这个家伙能对一只猫做什么?瞬间,她就嚣张起来了。
  “主殿。”一期一振向黑猫伸手,果断被她拍上一爪子。黑猫拍完还觉得不过瘾,看见他在看的书,尾巴一甩给人家也拍下去。
  “唉,书并没做错什么啊。”
  “你做错了。”
  “……不该做太狠吗?”
  “噫!”做太狠都不是事,知道她这一周为啥都不变成人吗?灵力都快被!榨!干!了!骚不过骚不过啊!黑猫抖抖鼻子,熏香的气味刺.激得很,她一jio把熏香拍下去。熏香炉子砸到地上,碎了,黑猫没有丝毫悔意,在桌上逮啥踢啥,最后被一期一振揪住了命运的后颈皮。
  “喵喵喵?”怎么回事?黑猫那股破.坏.劲.头一过,才反应过来,为啥她这么轻易就被拎了?她又不是自己那个愚蠢的双胞胎姐妹。
  “这几天玩得很开心吧?主殿。”一期一振把黑猫抱在怀里,轻轻给她顺毛,黑猫有气无力却是难得温顺。“熏香里只是掺了一点猫薄荷作安神之用,您不来肯定是没事的。怎么偏就要来夜袭呢?”
  “一期一振……你们除了猫薄荷还会其他招数吗?”
  “可是对您有效的话,怎样都好不是吗?”
  “要变回来吗?”他的手捏捏她的猫耳。
  “绝!对!不!要!”黑猫嗷呜咬住他的手。
  “哈哈哈,嘛,睡觉的话,猫也行哦。”温和的青年说着让人想歪的话。
  黑猫:震惊.jpg你放开我!我要离开!
  ————————————
  心好累。
  黑喵要死不活地瘫在猫窝里,乱藤四郎拿手指塞她爪子下蹭蹭那软乎乎的肉垫,猫爪塞高~!
  相比乱藤四郎的开心,黑喵就非常不开心了。那天不明不白就给日了呜呜喵嗷!日就日了,但她身上一半灵力莫名其妙流失了嗷嗷喵呜!连人形都没法维持!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魔鬼!呜呜!
  “婶婶怎么不高兴啊?哪里不舒服吗?”乱藤四郎把她从猫窝里抱出来,揉了又揉,黑喵只是有气无力地推拒他。“是太热了吗?唔,那我偷偷带你去吃冰吧。”
  一期哥有明确规定他们不能吃太多冰的食物,但他只是把自己的那份提前拿出来而已哦,还是给婶婶吃,这样应该没有关系吧?
  乱藤四郎•极抱着黑喵躲着众人直奔厨房,老实讲,极短的机动和隐蔽真是没得说。一路走来,愣是没人发现。
  他左右看看,确认没人之后,把黑喵放到桌上,点点她的额头,小声道:“在这里等我哦。”
  黑喵看着转身前去打开冰箱,在里面摸索半晌,最终拿着个小碗向她走来。里面是碎冰拌着切好的水果块,淋上了梅汁,还冒着丝丝凉气,那颜色看着就分外可口。黑喵也勉强打起精神来,在乱藤四郎端来喂她的时候尝了几口。
  喵嗷!好吃!
  “啊啦啊啦,耳朵竖起来了,很好吃吧?哈哈哈。”乱藤四郎看到黑喵有精神了些也是十分开心,在她舔着水果冰沙的时候摸了摸她的头。“主人真是的,好~可~爱~”
  “这么可爱,难怪烛台切先生也会想着要独.占啦~”
  “不过这是不可以的。”
  乱藤四郎俯.身亲亲黑喵,黑喵抬起头,蹭蹭他的脸,被逗到的乱藤四郎抱起她一顿乱蹭,蹭得她喵喵叫。
  “吃好了吗?”
  “喵嗷。”放我下来,我还能再吃一点。
  “差不多啦,我们该走啦,被逮到就不妙了呢~”
  “喵嗷!喵嗷嗷!嗷嗷喵嗷嗷!”憋走!我还能吃!小姐姐你放开我!
  这一挣扎,好死不死,黑喵的长尾巴甩到了酱料瓶,溅出的酱汁把乱藤四郎的衣摆给弄脏了。
  “喵嗷……”黑喵耸起飞机耳,缩起来。憋、憋打我!
  “啊啦,真是的,阿鲁几我们快跑~”
  晚饭时间,换上内番服的乱藤四郎带着黑喵来吃饭。然而黑喵却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是怎么啦?”髭切问。
  “不知道啊,自打我在阿鲁几面前换完衣服就这样了。”
  众刃:……那就是世界观受到洗礼了,问题不大,缓缓就好。
  在乱藤四郎当着她的面换衣服前,黑喵一直觉得这是个跟自己同性别却不拘小节的小姐姐;在乱藤四郎在她面前换完衣服后,她……世间竟有比女孩子还可爱的男孩子?
  而且她还被迫围观了他换衣服的全过程!
  黑喵一头扎进空碗里。
  等等,为什么她的碗是空的?
  “喵喵喵?”黑喵指指她的碗,拍拍尾巴。
  烛台切微笑:“今天有人进厨房偷吃不说,还打翻了几瓶酱料。所以,她没有饭吃。”
  “喵喵喵?喵嗷嗷喵喵喵?”你认真的吗?你那天抽.干.我灵力治好自己的伤现在我连偷吃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不对啊,她那是被人喂的!黑喵看向乱藤四郎,发现他的碗也是空的。
  “喵嗷呜。”服了,这男人真的是魔.鬼。
  烛台切想要揉揉黑喵,黑喵头一次躲开他的触碰,他有些愣住,但很快又释怀。
  “被讨厌了啊~”髭切软绵绵的声音配上那笑眯眯的模样,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想磨牙。“乖,要不要跟我呀?”
  面对髭切的邀请,黑喵歪头:小哥你怎么又笑得这么甜?
  不过最后黑喵还是没跟着髭切走,由于乱藤四郎性别刺.激到她了,她决定跑去看看另外一位大美人,她还真就不信,这个地方只有她一个母的!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巴形薙刀线①

前排艾特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企划号

第一次写企划。
感谢大佬们带我玩。
嗷嗷喵(´▽`)ノ♪
————————————
  1,入住
  “啊啊啊啊——!!”
  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拍桌而起,抱起自己的银白色超薄笔记本跳起来转了好几圈。
  听见室友的尖叫,高大的男人从小厨房里探头向外看去,就见自家娇小的室友跑出来,高举她的笔记本电脑,兴奋地对他大喊:“巴形!我稿费发下来了!我们可以换房子啦!”
  巴形环视一下这间对他来说确实算得上小、时常在进出门时不弯腰肯定会撞到头的房间,他想了想,虽然很想委婉但问出来还是挺直白的:“午梨,钱够吗?”
  “够!”被称为午梨的少女郑重地点点头,她光脚踩上沙发,把笔记本夹在腋下,一手向天,眼神向往。“我,午梨,作为X站知名言情小说家,我觉得已经天下无敌了!哈哈哈!”
  浅白色头发的男人抬了抬他的无框眼镜,很给面子地鼓鼓掌。
   ————————————
  通过中介找到心仪的房子后,与房东约定好日子,午梨与巴形各自拖着行李来到名为“寒烟庭”的公寓。
  “为什么要选在这里?”背着一把薙刀的巴形不明白。他的室友不总是喊穷吗?为什么最后选择的居然是价格不菲的公寓?
  至于他为什么背着薙刀?午梨说她捡到自己时,身边就有一把薙刀,所以认定那是他的东西,起码跟他的身份有关,让他千万带着。但如果被问起来,就说是cosplay道具。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来,老巴。”午梨推了下自己的眼镜,手一摆,原地转半圈。“我给你介绍下,寒烟庭,我们苏扬这座江南水乡的城市里最为舒适的公寓住所。临近市中心,却不会过分热闹,商场,餐厅,学校,娱乐场所,设备齐全。简直是最佳的养老圣地!唔~”午梨摊开手深呼吸,再抬头笑吟吟地看着比她高出不少的巴形,一米六五的她站在两米多的他身边,从远处看,真有点大哥哥带着小妹妹的感觉。“空气真好!巴形,这里可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居所!难得赶上有人意外退房不租了,我当然要抢先下手。”
  “这就是你一口气花掉三个月工资的原因?”
  “哎嘿嘿~”午梨拉着他的手,又拖着她的行李往前走。“不要在意那种细节啦。钱嘛,不就是拿来花的吗?自己开心最重要~我相信这里能给我带来不少灵感,让我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走走走,我们快去跟房东报道拿钥匙,我跟你讲哦,房东是个漂亮小姐姐w而且性格超好的说!”
  巴形无可奈何地看着拖他前行的姑娘,想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没开口。他沉默地加快两步,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不顾她的推辞,让她继续领路。
  然而这个迷糊的姑娘居然在小公园里迷路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其实刚才就想说了,你说的荷苑应该往那个方向。”
  “……那刚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午梨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巴形,这高个子,她真是看错他了!
  巴形微微低头,松开行李箱摸摸她的头:“你没给我机会啊,所以我这不是主动帮你拉行李箱了吗?”
  “……”午梨不开心地拍开他的手。“友尽三秒。”
  “三。”巴形替她倒数。
  “二。”午梨嘟嘟囔囔。
  “一。”巴形重新拉起行李箱。
  “走吧走吧~我们去荷苑!”午梨崩蹦蹦跳跳跑在前面。“刚好是夏天,正所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今年有眼福咯~当然我也很喜欢白色的!要是有并蒂莲就更好了,好事成双。”
  “嗯,好。”
  ————————————
  整座荷苑是建设在池塘上的,仅靠几根木桩支撑,有连接公寓与地面的石桥,而池塘里栽种了不少荷花,此刻已至盛夏,满池翠波间有粉白美人亭亭玉立。若是驻足观望,偶尔可以窥见游曳其中的锦鲤。走在这荷香叶碧上面仿佛被属于夏日的清凉环绕,叫人不禁心情舒畅,烦恼尽消。
  即使是午梨那样闹腾的性格,在这样风雅的氛围中也不由安静许多,她拉着巴形的手走在石桥上。数着石桥栏杆上荷花雕刻,设计这座石桥的人也是别出心裁,这些荷花竟是由外至内依次盛开的模样,看得午梨目不转睛满心喜爱,巴形见她那副模样,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及时松开行李箱紧紧抓住她,她会跳过去把这些荷花雕刻通通摸个好几遍。
  总算是走到公寓门口,还未进入大门,就看到一位穿着色调以浅紫粉白为主的齐腰襦裙、披着白纱披帛的汉服美人撑伞站在门口,似是等候多时。
  “初烟姐~”午梨掰开巴形的手,兴奋地扑过去。“初烟姐我来了。哎嘿嘿,初烟姐今天也好好看~”
  “夸我也不能原谅你迟到哦。”
  “公园太大啦,我……他,是他带错路啦。”午梨表示自己没有良心,反正推给巴形就对。
  白初烟轻挽鬓边的碎发,举止优雅无比,微笑着看了眼旁边打从见面开始就沉默的男人,一头白发,无框眼镜,简单的白T恤和七分裤遮挡不住他的好身材,身后还背着一把类似薙刀的武器,加上身高这项……白初烟将目光移向比她还矮上一点的午梨,“这是你的?”哪位?
  “室友!叫巴形。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像模特?”
  “难道不是吗?”
  “哎嘿嘿,不是。”
  “巴形,这个名字也少见。”
  “少数民族啦~我还见过叫巴扎黑的。”
  白初烟笑笑,不跟午梨继续扯下去,将钥匙交给她,嘱咐她好好保管。
  “是。”
  白初烟目送他们一高一低刷卡后相继进入荷苑,笑容突然有那么点僵。那位叫巴形的先生,你之前到底生活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见到门要本能弯下腰?荷苑虽说没那么高宽,但要住一个你还是可以的啊!只要你别一时兴起想在屋子里玩弹跳床。
  真的是,奇怪的房客啊。
  “304,304,我们是304。啊,对门是303,隔壁是,我看看。”午梨绕着巴形探头去看,“是302。斜对门就是301啦。”
  “进去吧。”
  “好的~”
  午梨用钥匙打开房门,转身就帮着巴形把行李拖进来。其实他们早在搬家前就卖掉捐掉不少旧物了,剩下的也就三四个大号行李箱就能装得下。按照午梨的说法,反正公寓内肯定设施齐全,其他物品更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荷苑304是两室一厅的布置,各自有阳台,浴室共用。热得不行的午梨在把行李箱拉进来之后火速翻找空调遥控,调到20℃后站在空调下宣称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一回头,看见巴形正坐在沙发上休息,他的薙刀正靠在扶手上。午梨连忙跑去翻了纸巾和矿泉水给他,顺便拿着路上接到的超市购物宣传单当扇子给他扇风。
  “啊啦,你这么大块头受热面积肯定比我大。现在是不是觉得热坏啦?”午梨坐他旁边给他扇风,毕竟对方几乎是给她提了一路的行李箱。
  “没有哦。”巴形的口音还是有点怪,不过他现在的普通话比起以前那算是不错的了。
  “嘿嘿。”
  “怎么突然傻笑?”巴形拧开盖子,把水先递给她,见她摇头拒绝才自己喝掉。
  “才不是傻笑,是搬新家了!开心!”
  “嗯?”
  “新的环境让人心情好。”午梨慢慢扇着宣传单,“而且在这里能接触到更多的人,说不定能帮巴形你想起来。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
  “……过去不重要。”巴形道,看着她的眼神带着笑意带着信任,还有不难看出的宠溺和喜欢。“重要的是,我的未来有你。”
  午梨震惊,随后手脚并用后退。
  “你你你!”
  “怎么……”吓到她了吗?
  “这句话好苏!我记下来!用到我男主身上!”午梨摸出她的小本子,记下巴形刚才所说的话,自己还念了几遍,嘿嘿坐在地上靠着沙发傻笑。
  “……”重点,完全,错了吧?巴形无奈,又喝点水。
  

问题本丸麻烦多【19】

本丸与 @包子君★  @当筵意气凌九霄 联动。
算长篇吧?
肯定会ooc。
————————
  十九,庆典前夕

  风雪迷眼,前路漫漫。
  这颗满载仇恨的心,该向何方复仇?
  小夜左文字自睡梦中醒来,就看见爱染与审神者还有……一振短刀今剑三个小家伙并排趴在一起看着他。山姥切国广坐在旁边,兜帽下的表情很是无奈。
  “哟,吓到你了吗?”爱染国俊问。
  “吓到了。”小夜左文字面无表情地回答,但他更在意的是,面前这个夹.在两位短刀中间的女孩子。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她,但又立刻缩回来。“你醒了,真好。”
  女孩冲他浅笑,向他伸手。她不会说话,但她那双眼睛会,小夜却立刻站起来,朝她鞠躬。
  “您没事就好,我先退下了。”说完就急忙忙要往外跑。
  “小夜。”一旁跪坐的山姥切终于开口,成功让小夜左文字停下脚步。“今夜你与……今剑执勤守夜。别忘了。”
  “我吗?是,明白。”小夜左文字说完就跑走。
  女孩遗憾地望着他离去,今剑笑着扑到她身上,揽住她的肩膀。“啊啦,主人大人别泄气,他只是在害羞。如果真的想跟小夜亲近,更努力些吧。”
  “没错没错,我们来举办庆典吧。来庆祝主人醒来,顺便拉近大家的关系嘛!”爱染国俊没想到大清早醒来就能见到清醒过来的审神者,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件开心的事。
  山姥切摸摸她的头,手心下柔软的发与她看着自己那温和信赖的目光。
  “那就这么决定吧,正好也有事要跟本丸的所有人宣布。您说可以吗,主上?”
  女孩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但她还是点点抱着自己肩膀的今剑,又拍拍自己的心口,最后以食指按按眉心。
  “主人在说我的来历,跟她昏迷的原因,还有身上关于另一个存在的事情,是想在今晚公布吗?”今剑代为翻译。
  “嗯,是的。总需要给本丸其他人预警。”
  “看来已经想好说辞,那我就不担心了。交给你你啦~”今剑靠在女孩身上,两者之间亲.密得不同寻常。
  爱染国俊看着三人互动,不禁有些云里雾里。“你们在说什么?”
  “秘密。”两刃齐声,而审神者也煞有介事地点头。
  爱染国俊:……哇!你们排挤我!
  
  由于审神者醒来,本丸今天放假一天,除了例行出阵任务还有佃当番,远征一律取消,改为前去山间狩猎和采集。主厨烛台切光忠特意交代,甭管遇见什么但凡能吃的都往本丸里搬吧,没有他不会料理的食材,尽管交给他。
  为了弥补人手上的缺失,山姥切国广征询了审神者的意见,确认她的灵力充足之后请她显形了自她昏迷以来收集的刀剑男士。
  由于一刀只有一振能够显形的规定,重复的多余刀剑会以刀剑形态存在,能够显形的自然是这个本丸还未出现的刀剑男士。而且压根不会存在像小夜那样记得所有事情的情况,小夜左文字是个特例,原因不明。但他对审神者是无害的,对这个本丸也是安全的,那么这个本丸自是接纳他。
  “如果你愿意将这里当作港湾,那就留下吧。暂时在这里停歇,暂时让无处可去的复仇之心也休息一下。”山姥切国广对啃着柿子的小夜左文字道。
  “嗯。”小夜轻声应和。
  “主上很想亲近你,她是个好孩子,不勉强的情况下就让她靠近吧。”
  “啊。”
  “那样会让她很开心。”
  “……好。”亲近……一振复仇之刃吗?
  此次显形的刀剑男士共有十振。
  打刀:陆奥守吉行,歌仙兼定,宗三左文字,大俱利伽罗。
  太刀:山伏国广,狮子王。
  短刀:平野藤四郎,厚藤四郎。
  胁差:骨喰藤四郎,堀川国广。
  其余重复的刀剑将作为炼结材料,供刀剑男士提供自己。
  “呐,这次要养成一位主人吗?”陆奥守吉行摸摸下巴。
  “哈哈,那还真是风雅。”歌仙兼定似乎胸有成竹,瞬间就在脑海中拟定了几个教学方案。
  “笼中鸟能教的可不多,你也不至于对笼中鸟要求过多吧?”宗三左文字慵懒说到。
  “并不想跟你搞好关系。”大俱利伽罗俯视审神者,他也想收敛下气势,但很可惜收不住。看见她似乎抖了下,心中难免郁闷,最终决定对这小家伙敬而远之。
  “咔咔咔,育成主人对在下而言亦为修行是也。”山伏国广倒是很爽快,丝毫不为此感到苦恼。
  “虽然是小孩子,但不会比老爷爷更不容易照顾了。交给我狮子王我吧。”狮子王拍拍自己的胸膛,笑得十分开朗。“以爷爷的名义。”
  “主君的安危就请交给我。”平野藤四郎身量虽短,却异常沉稳可靠。
  “教导大将成为一方霸主吗?哈哈哈,这可是重大任务,交给我吧!”厚藤四郎很是自信。
  “我没有过去的记忆……请多指教。”骨喰藤四郎最后四个字还是看在审神者实在太小,怕自己太冷淡吓到她,逼着自己加上去的。
  “嘛,照顾卡内桑是照顾,照顾主人也是照顾。就让我来照顾您吧?”堀川国广笑道。
  被团团围住的审神者,正努力不哭,一次性见到太多人,她有点怕,但想到今剑和山姥切的叮嘱,初见印象很重要。她压抑着害羞与害怕,对他们露出笑容,微微点头,欢迎他们的到来。
  见到差不多了,今剑跳出来,蹦蹦跳跳地表示欢迎新同僚。今剑想她请示要带新来的刀剑男士离去,女孩点点头,微笑目送他们向她行礼之后,一一退场。
  “主人呐~该来换衣服咯~”乱藤四郎站在门口,举着手里华美的和服。
  审神者眨眨眼,点点头。
  “呐呐,主人并不会说话,但是能够听懂些许,所以讲坏话是会被她发现的哦~”今剑背着手摇头晃脑地走在前面,又转过身来。“大家来得正好,本丸今天要举办庆典,请一起来为庆典出力吧!”
  “哇哦~”
  “听上去不错。”
  “哈哈哈哈看来是赶上好时候啦。”
  “主人不会说话是什么情况?”堀川国广还是较为心细,并没有被后面的话冲乱思绪,而是提出了对于前面那句主人不会说话的疑问。其实大家稍微一回味也都明白,毕竟都是活了许久的附丧神,只是叫堀川抢先问了。
  “因为主人根本不是我们那里的人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今剑无辜地眨眨眼。“为什么很严肃的样子?而且她还小,没学过说话呢。”
  “今剑。”秋田藤四郎抱着一篮水果路过,听见他又在逗趣忍不住轻唤他的名字。
  “啊啦,秋田你来啦?”今剑笑嘻嘻地朝他挥挥手。
  秋田藤四郎抚额,他拿今剑是真的没办法。但见他带着这么多人,想了想,又正好看到山姥切国广和小夜左文字经过,于是大声招呼他们过来。
  最终决定由山姥切带着山伏国广和堀川国广,而小夜左文字带着歌仙、宗三与大俱利伽罗,今剑带着狮子王还有陆奥守,而秋田自己则带着骨喰、平野与厚藤四郎。如此分为四组共同了解本丸,顺便帮忙准备庆典,真的只是顺便哦。
  

突然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天地难容?
随便了。我的心是真的凉了。
今晚暂不更。明天吧,我调解下心情。
不用安慰我,我很好,很快就好w
不用太担心。

终于解锁了我去。。。

我不是没更,是被锁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