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整理了一堆文,才发现,我好弱,其实根本没写多少,没写什么qwq感觉配不上你们的喜欢qwq突然丧,我去次个小【夜】孩【宵】再回来。好饿。以及,炼狱茨木的笑声,好鬼畜,魔性笑声组加一名成员。

【再接上一条,这是最后一条了】

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看了昭君被她美翻了。

为什么会突然开车?

喵喵喵?

不应该啊——

再逼逼也没啥用,反正也不写

【此条接上一条说说】

不,我发现你们都不风雅啊!

是这样的。

古时的桌案不都矮的么?

直接席地而坐而不是坐椅子。

然后吧,就设定婶【对,就婶了】把房间里的一角摆设成处理文件的书桌。

圆形的木雕门框,再摆放一架半透明的纱制山水屏风。桌案上为了应景还左右各自放置灯笼烛台和插着花的花瓶。

到了夜里,点灯之后,影子就会投射到屏风上。

接下来……哎嘿嘿……影子的纠缠啊什么的,咳咳咳,总之,就是这样,这样才风雅啊!


啊,最近因为丫丫的赵飞燕,跑去看母仪天下,然后被王昭君,对,昭君出塞那个王昭君,不是女主王政君圈粉了。

她好漂亮!♡

所以想写一辆优雅的车给歌仙。

歌仙:?!!?

感觉到了歌仙的一脸懵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就不写了


【刀剑乱舞】妈妈要我出嫁·下

ooc,ooc,ooc。

虽然说是个沙雕,但其实还是all婶。

依旧是修罗场。

文中的老妈其实是很爱女儿的,只是嘴损加上性格刁钻,怼刀男们的话全是出自爱护女儿的角度。

请大家不要过度在意,沙雕向产物,笑过就好。

此文观点一定不是作者观点,剧情需要。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


  审神者到底没能进局子里去喝茶,因为她家老母被电话那头的混乱情况搞懵了,决定亲自见一见这群自家闺女的男人们。

  “这么快就要见岳母了吗?”堀川国广支着下巴沉思。

  “我说……”

  “别说还有点小紧张呢。”大和守安定微笑。“准备点什么见面礼好呢?”

  “……你们别闹了好不好。”审神者一脸生无可恋。“我老母不好对付,你们这样轻敌会后悔的。”

  “请不用担心哦。”大般若长光来到审神者面前,安慰地拍拍她的肩。“就请交给我们吧,我们会替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关于你的相亲问题。”

  “是的,还真的没有沟通不能解决的事情。”烛台切光忠笑得那叫一个令人安心叫人依赖。“借此机会一举解决相亲这种事,再跟母上交流自己的想法,让她明白你,这样不是很好么?”

  “我还能再相信你们吗?”

  “你有别的办法吗?”

  “……”

  “不就是见个家长而已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啦。”

  然后趁机笼络岳母的心,确认准女婿的地位,把情敌全部踹开。

  真是完美的计划呢。

  这一刻,大家的想法出奇一致。

  ————————

  审神者看着她老母出现在她面前,emmm了半天,贵妇你谁?

  那个总是敷着面膜穿着睡衣踩着棉拖鞋的中年妇女呢?这个穿着礼服披着貂皮拿着名包整得自己跟个太后似的贵妇是谁啊?

  “嗯哼,死丫头还不过来扶一把,老娘脚崴了。”

  哦,这熟悉的口音,是她老母没错。

  “老妈你这是干嘛?上次相亲也没见你这么招摇过。”审神者真是快要无语了,但还是把自家老母请进本丸要紧。同时也希望自家刀男给力,别再给她出岔子。

  老妈优雅矜持地坐下,审神者还没开口,就见她掏出手机,打开视频软件,哦豁,上面赫然是她拍自家刀男给她看的那段视频。

  “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说的那群追求者的,但是时间不够,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帮你筛选过一遍了。”老妈手指一划。“闺女娘跟你讲,首先那群孩子,一个都不许列入你的择偶名单,娘还不想隔着栏杆听你唱铁窗泪。本来就跑调,那种情况下唱更糟心得很。”

  “……”得嘞,您绝对是我亲妈,没跑。

  暗处听着母女两人对话的刀剑男士对于这位岳母的毒舌段位有了新认知,并且纷纷安慰跟自己关系不错的短刀们:别伤心,要坚强,牛奶多喝少吃糖。

  短刀们:啧……这该死的体型!

  “再者说,身高没到一米六的你也可以不用考虑了,万一今后生出的娃娃长不高可咋办?”

  噗呃!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刀剑男士感觉自己好像中了一枪,而且挨的是一戳八点血的高速五花枪。

  “您这一划拉,我本丸起码有一半不在您的女婿标准之内。”

  “嗯?什么本丸?”

  “是个量词,没啥,您老继续。”审神者望天。

  “还继续个啥呀,总之,小孩和身高不够的,也别浪费我时间,还赶着回去搓麻呢。”

  这第一个上来的是明石国行。

  那个平日里懒散得不行的家伙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也还是懒散得不行。审神者扶额。

  老妈上下打量了明石国行,慢悠悠开口:“我也不来虚的,咱聊点现实点的,小哥家里有房吗?”

  “没……”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以前住刀鞘,现在住合宿。

  “那小哥你自己有经济来源吗?”

  “……没。”说出来你可能又不信,我靠你闺女发工资。

  “最后一个问题,小哥你家有钱吗?”

  “……”这问题怎么回答呢?爱染和萤丸没告诉我啊。

  审神者都替懒癌受不了这氛围,赶紧把人拖走。

  “对不起对不起,我替我老母给你道歉,她不知道你是付丧神。”审神者乖乖低头认错。“有怪莫怪,我回头再补偿你。”

  本来也没生气更没在意的明石国行乐了,他摸摸审神者的头。“那你真结婚的话,对象考虑一下我呗?”

  “emmmm,我突然觉得我老母说得有理。”

  “那行吧,我尽力了,你拒撩啊,我回去睡觉啦,夜宵时间再喊我。”

  “国行——”两道清脆的童声一前一后传来,随后是红色和青色的两道人影先后扑上来,审神者被推开到一边,落入旁边烛台切的怀抱里。

  “作为来派全村的希望,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萤丸抡起被爱染绑好的明石开始转圈圈。

  你们来派总共就三口人……咋发展成一个村的?

  “屋外什么声音?”老妈在屋里问。

  “啥都没有。”审神者拉起抱着她的烛台切光忠就往屋里走。“咪酱,靠你了,你要靠谱点啊!”

  “OK,就请交给我吧。”

  烛台切光忠进来刚坐下呢,老妈就开口了。

  “小伙子……”

  老妈您大概不知道,他比你要大很多很多。

  “我闺女是给了你多少钱?”

  哈?!.gif

  这是审神者和烛台切共同的懵逼状态。

  “残疾人不容易,我知道,但你犯不着为了赚医药费陪我闺女胡闹啊。这样吧,回头我让闺女把账结给你,你赶紧回去吧,啊,回去吧。”

  “不是,我……”烛台切光忠还待挣扎,就让审神者给拖走了。

  “咪酱对不起qwq你受委屈了。”

  本来就没觉得委屈的太刀被对方扑入怀里的动作取悦到,瞬间换上“哎呀妈呀我被误会还被怼了我好受伤”的表情。

  众刀男不屑:呵,戏精。

  然后很快他就让甩完明石国行的萤丸拖走了。

  笑面青江点点审神者的肩膀,在她回头看自己时用拇指指指屋里,表示让他也进去试试呗。

  “你凑什么热闹?”

  “嘛,给个机会嘛。”

  作为本丸的早期刀剑,审神者还是很给青江这个面子的。只是他进来在老妈面前坐下后,老妈就又开口了。

  “小伙子啊,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比如你刚才坐在你这个位置上那位。”

  “……”审神者眼神抽搐,青江你忍住,你就当这真是你岳母,青江你可千万不能动手。

  “虽然我觉得我闺女也不大可能出轨,但你这满头绿色,看样子,生活应该很过得去。”

  “……”忍住,青江你要记得这是你岳母,不能拔刀!

  “既然如此,你也别吊着我闺女这棵树不放了,安心去找个铁定会绿你的,好好享受啊。哎呀,真是,现在的小年轻,喜欢真是不同寻常。”老妈说完,偷偷对审神者说:“你看你,单身久了是吧?连高中生都不放过,回头娘再收拾你。让娘先把这不良少年教训一顿再说。”

  “……”青江觉得自己要笑不下去了,他听得见好吗?而且那么大声完全是怕他听不见好么?

  “失陪一下!”审神者拉着青江快速离开房间。

  青江双手环抱身前,微笑地看着她:“你的母亲对我们敌意很大。”

  “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审神者有些焦躁地抓了抓头发。“她之前不这样的。”

  “你也别想太多,静观其变吧。”绿发胁差拉下她抓头发的手,再帮人把头发理好。“来,笑一笑。你笑起来时候最可爱了~”

  ————————

  “不觉得奇怪吗?”

  “非常奇怪呢。”

  “有句俗语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但在这里好像反了。”

  “是啊,被极尽可能地挑刺了呢。”

  ————————

  一期一振吸取之前失败的三位同寮的经验教训,赶在老妈开口前快速而优雅地自我介绍自报家门顺带在她数次开口时用倒水递茶微笑打断她的大招读条。

  眼看就要成功,老妈已经被堵得无话可说了,这时门口冒出一个两个三个小脑袋,跟雨后春笋似的。

  审神者眼皮直跳,极短大佬,你们要干啥?

  “一期哥加油啊!”

  “一期哥必胜!”

  “一期哥我们粟田口全家的希望就压在你身上了!”

  老妈终于逮到机会开口:“这些孩子是谁?”

  一期一振感到不妙,可他本能接话:“都是我的……弟弟们。”

  老妈不说话,就这么瞅着他:(눈_눈)呵~超生户。

  审神者捂脸,把一期一振带走。

  “非常抱歉,一期。”

  “应该是我对不起主殿啊,明明想要帮忙来着。”

  “不不不,是我的……”

  屋里传来说话声打断了审神者跟一期一振的谈话,这一人一刀纷纷趴在门口往里面看。明明是在自己本丸里,却活似在做贼。

  “老实讲,以你的美貌,是我闺女占便宜了。”

  “哈哈哈,您的赞美我收下了,可她连便宜都不给我占啊。”

  “那你瞧上我闺女哪点?”

  “就两点。”三日月伸出两根手指。“她的优点还有缺点,前者是生出喜爱的来源,后者是要包容的未来。”

  门外的审神者揪着一期一振的手:噫呜呜噫,我没白孝敬爷爷你那么多好茶和茶点啊!

  一期一振:卧槽,三日月好狡猾,不过好在自家审神者是个情商为负的傻瓜……

  “那我闺女瞧上你哪点?”

  三日月面对这个问题十分淡定地回答:“大一点。”

  “……”

  全场寂静。

  你特么好好聊天开什么车啊!

  “我是说年龄哦,没误会吧?”

  “……”

  靠!!说话不大喘气会死是吧?

  “你居然对一个老婆子耍流氓,看我不报警抓你!”说着老妈掏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审神者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拉开门进去,火速冲过去把她老母的手机抢走,捏碎。

  “啊啦,小姑娘你……”

  “三日月你先出去。”审神者对他点头致意。“谢谢你们帮我,但是闹剧该结束了。”

  三日月宗近看着她,微微勾起嘴角,起身施施然离去。

  “热闹看够了吧?”审神者在她老母面前坐下。

  “呵,你可以继续把剩下的叫出来啊。没把他们挨个数落一遍,真当你的钱那么好赚?”老妈一脸不耐烦,但好像并没有太惊讶自己的手机居然能被自家闺女捏碎。“都是成年人了社会点。你以为去牛郎店找些帅哥来充当追求你的人这种套路可以骗过你老娘我吗?你把这些请人的钱花在捣腾自己身上早就能嫁出去了,还用得着娘我天天这么操心吗?”

  “谁跟你说他们是牛郎?”他们全是良家夫男好么!

  “看着他们的颜值,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

  审神者按着自己的心口,郑重宣誓:“他们真不是牛郎。”

  “呵。那他们还能真的喜欢你吗?”

  “怎么就不行了?您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嘛?这么多年活过来,我就没几个真心喜欢我的吗?”

  “那谁知道呀。”

  “老!妈!”审神者被她的态度气到眼眶泛红。“你能讲点道理吗?这么多年你对我不管不顾,现在这两年又各种插手我的事,甚至私自给我安排相亲,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的意愿吗?我是人,不是你的人偶,既然你以前都没怎么管我,现在也请不要再多事了。”

  “……”

  老妈深呼吸几次,伶牙俐齿的她在踏入这个房间后首次说不出话来。数次瞪向那个坐在自己对面的闺女,又是心痛又是心酸,但更多的是维持在面子上的尊严。半晌,她掏出另一个手机。

  “喂,三姐,关于给闺女相亲那事可以吹了。”

  “对对,没错。嗨呀,见过了,闺女挑的小伙,嘛,再嫌弃也没办法呀。”

  “是是是,她喜欢就行。替我跟王师傅说声对不住啊。是我家闺女没福气,祝他尽快找到合适的人。”

  扣上手机,老妈笑嘻嘻的脸又拉得老长。“随你吧,我回去搓麻了。”

  “你怎么有另一个手机?”

  “这不废话嘛?现在2208年了好么,谁身上还没两部手机?”

  对不起,我还真没有。

  审神者与众刀男心里小声逼逼。

  “老妈,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要警cha干嘛?你可真是个讨债鬼。”老妈站起来,揽了揽貂皮披肩。“你放心,以后娘再也不管你的婚事了。这可不是什么气话,但你也给我听好了,结婚前爱怎么玩可以,别搞大肚子,我是不会帮你养的。”

  “……啊?”话题怎么跳转得这么快?她中间遗漏了什么吗?

  “啧,你不是说那些人都是你追求者嘛?真心喜欢你那种。”

  “呃……嗯!是!”面子要紧,不是也得是了!

  听见了吗?

  审神者开窍了!

  寝当番有戏了啊!

  而且岳母那边好像也松口了的样子!

  审神者用一句“你那边三缺一就等你”把自家絮絮叨叨的老妈送走后,回到大广间,向在场所有刀剑男士鞠躬。

  “不管怎么说,安全度过这次风波了,谢谢大家。”

  “您客气了。”众刃也纷纷鞠躬回礼。

  “卧槽!你们在干嘛?夫妻对拜吗?要不要我给吆喝声送入洞房?”去而复返的老妈懵逼。“这样不行啊闺女,重婚罪先不说了,你身体招架不住啊。”

  “老妈——你回来干嘛?”

  “拿我那部被你捏碎的手机啊,修修估计还能用。”

  “……是我的错,我过几天给你买新的。”审神者表示心累。

  “啊,那个倒不用,主要这是王师傅送的见面礼,刚拿到手就弄坏了不太好。我拿回去修修就行。”

  “哈?村口王师傅?”那个干剃头的?

  “对啊,就是人家,你不知道吧,人家虽然三十多岁,但是手底下已经开了十几家连锁发廊了。人也是真的好,当了大老板也不看不起从前的穷亲戚,甚至还帮着村里修路呢。”老妈聊起王师傅简直是眉飞色舞。“而且人家还跨行跑去挖矿,结果可了不得,矿里挖出了油,现在项目做得可好了。你以为娘给你介绍的对象真的差吗?啧!是你这死丫头没福气。”

  卧槽……家里有矿,矿里有油……我特么都错过了什么?一夜暴富的机会啊!

  “那那那那那个,老妈,我想……”审神者话还没说完呢,就让跑得相当快的膝丸捂住嘴,顺道借着揽怀里的姿势阻止她的挣扎。

  “不,你不想。”

  审神者:你们放开我,那是一夜暴富的机会!!

  “闺女,你想干嘛?”

  “岳母大人,她困了想睡觉。毕竟今天发生太多事了,需要好好整理呢。”

  “是啊是啊,让她好好休息吧。”

  “有些事真的需要深思熟虑呀~”

  “岳母回头见啊。”

  “我们一定带着手信登门拜访。”

  不,老妈,你别走是——审神者尔康手,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妈被自家刀男送出本丸。

  我特么一夜暴富的机会啊!!!

  

  

  

  


好困好困好困,真的好困……

千fo达成。
恭喜图中两位同事,第999位在我开999fo点文时点了文的话第一个写。 @山河永寂
第一千位直接联系,想看啥直说我写,只要我能写,就写。当然,全刀帐写一遍是不行的哈哈哈哈,那估计得累死我。 @海硝子

【现在还没开呢,666还没还完呢,不急】

我去。。。。这都快999了。。。

承蒙错爱,感激不尽。

无以回报,只能勤更。

以及,999fo达成时会挑日子开点文。

第一千个fo我的小伙伴,我会单独为ta写文,只要我能写的,也不怕我离题和ooc的。第一千个fo我的会收到我的私信,公平起见,开放粉丝数请大家作证。限第一个1000fo 我知道的嘛,我是个杂食,性格也不是很好,总有人会突然离开,所以w生如朝露须尽欢w

总之,非常感谢大家!


今天双十一,陪我过的是御馔津。
摸摸下巴,居然还是sp皮肤。
我再也不说小姐姐不爱我了……
以及,有人点赞我之后,居然抽出了个双黄蛋,两个御馔津。
当了一次锦鲤了呢w嗷喵!

今天下班回到家。
饭桌上有一盒炸鸡,有一盘猪头肉,有一锅卤猪脚。
然后,饭,是生的……夹生!!
我做错了啥?
做错了啥啊??
好饿( •̥́ ˍ •̀ू )可是那些东西好咸qwq
噫呜呜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