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今天也想吃全兔宴【6】

沙雕向,内有男婶。
ooc,ooc,ooc,重度ooc
今天大概也是相当沙雕的一天。
写了蛮久的,一边肝追兔之里,
一边写的w哈哈哈哈哈
好几次笑倒或者卡住。
这个本丸还能有感情线吗?哈哈
——————————————————
  6

  “我离开一夜你们竟然都没干什么?”
  
  “……怎么觉得你期待我们做点什么?”
  
  “不不不,当然不希望。”
  
  “就算周边只有男性,我们也要坚持品味好么?”
  
  “大胸赛高?”
  
  “优雅点,不要污。”
  
  “审美水平不能降?”
  
  以上对话出自自大阪城归来的北斗谦次和留守本丸的陆奥守吉行。
  
  “再说我们有需要可以去吉原啊。”
  
  “那你们为什么不带我去?”
  
  “小子,你未成年啊!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啦。”
  
  “啧,切。”
  
  敲门声响起后,北斗荼子柔和的声音也随着传来:“谦君,我给你送点心来了。”
  
  谦次炸毛:阿捏喂没听见什么吧?
  
  陆奥守炸毛:荼子小姐没听见什么吧?
  
  “那个,”北斗荼子送完点心之后并没有走,反而是面向他们跪坐着。今日她穿着一身浅粉和服,纹样是大丽花,据说是乱藤四郎借的,就是胸那里……emmmm,没事,反正穿和服什么的不需要胸。“你们刚才说到吉原是吗?”
  
  在场两位男性面露难色。
  
  “我没有故意偷听哦,只是听到这句而已。”荼子摆手,带上几分羞涩笑意地低头。“我对那里还挺好奇的,有机会的话,是否能带我见识一下?”
  
  欸!?
  
  陆奥守转头瞪向谦次:管管你家阿捏喂!
  
  谦次左看右看,发现没人可以推,又对上自家姐姐期待得闪亮亮的眼神……他没去过吉原,不知道可不可以带女孩子去啊!
  
  狐之助叼来时政最新派发的任务,签收的是本日近侍,三日月宗近。
  
  是的,一个不喝茶,不偷懒,不哈哈哈的三日月宗近。
  
  “原来是俗称追兔子的活动吗?”三日月微笑叠起匆匆阅览完毕的文件,向大家在座几位点头致意。“有鉴于本丸战力充沛以及此次任务难度偏低,除去当日有任务在身的刀剑男士,其余轮流出阵去探寻那个夜里的山村,没问题吧?”
  
  众人点头,当然没问题了。但还是有疑问的:“那里本来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山村,为什么时间溯行军会出现在哪里呢?”
  
  “会是什么大人物要在那里出生吗?”
  
  “嘛,浪漫点,也许是会出现辉夜姬呢?”
  
  “哈哈哈哈,时间溯行军也会喜欢辉夜姬吗?”
  
  屋外荼子抱着一篮胡萝卜从容路过,笑声嘎然而止。
  
  听到笑声突然停下,荼子慢慢倒退回来,很礼貌地说:“请不用在意我,我只是路过而已。”
  
  呃,说起来有点尴尬,毕竟他们本丸是真的……不太会说话。议论女性然后被其他女性听到什么的,太尴尬了……
  
  说自己路过的北斗荼子抱着一篮胡萝卜的目的地是自己居住的部屋下方,她取出胡萝卜蹲下来,不一会,从草丛里蹦出几道影子,围着她给的胡萝卜啃啃啃。
  
  这是几只长得看上去就很肥美的兔子。
  
  “兔兔好可爱~慢点吃呀。”荼子将所有萝卜摆出来,渐渐的,围在她身边吃萝卜的兔子越来越多。被各色毛茸茸包围荼子幸福得眯起眼睛,开始一只只点数。“欸?怎么觉得好像又多了一些?”她就近提起一只黑白花色的兔子,那只被她提着耳朵腿不安分地蹬着。见它实在不适应,她也将之放下,还摸了摸。“啊,太可爱了,那我再去跟今天佃当番的物吉君拿点胡萝卜吧。”
  
  歌仙兼定想,今天可能就不该讨论关于女性的问题,更不应该讨论辉夜姬的问题,最最不应该被本丸唯一的女性听见。可能是报应吧,他们出阵三十二回,没有一回找到敌人的根据地,更甚者,没有见到一只兔子的踪迹。连个影子都见不到!哪怕周围的环境再风雅,他也没心思欣赏。
  
  “啧,简直流年不利啊。今年的兔子都挪窝了吗?”同田贯正国念念叨叨的,忽然一见草丛有动静,跟野鹰似的扑过去。“小兔崽子!看我——欸欸欸?”
  
  眼看同田贯的刀就要砸在对方脸上,好险从旁伸出一把胁差挡住。
  
  “呼,好险,要看清楚呀。”被称为幸运之刃的物吉贞宗收回本体刀,将受到惊吓僵住的荼子拉到旁边安慰。“没事了哦,不怕不怕。”
  
  “呜嘤嘤。”现在才反应过来的北斗荼子扯出帕子开始哭。“吓死我了。”
  
  物吉贞宗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要尽责安慰可怜的小姑娘。还使眼色给同田贯正国,让他赶紧道歉。
  
  什么啊!他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这么大个人躲草丛里动静却跟兔子似的,他能不误会么?不过……唉,有必要哭得这么可怜吗?同田贯面对爱哭的荼子,觉得真是头大。
  
  这个钢铁直男,在物吉的各种引导下,才知道要跟荼子道歉。说来也怪,他也不是多心甘情愿的道歉,荼子立马就不哭了。
  
  真是收放自如啊……同田贯暗暗念到,还是说所有女孩子都喜欢这种走形式的做法?哇,那还真是难懂,不如给他一百个敌军互砍。
  
  “你们?”久不见同田贯归队,歌仙兼定找来,就看见提着灯笼的物吉,坐在地上的荼子,和半蹲在她面前的同田贯。
  
  emmmmm,这又是唱哪出啊?
  
  “啊,是歌仙阁下。”物吉贞宗笑着打招呼,又道:“荼子小姐来找我,说她养的兔子不见了几只,我就带她到附近找找。”
  
  “啥?”本丸什么时候养兔子了?他怎么不知道?他算数虽然不太擅长,但是关于本丸的牲畜养育,他有关注的。
  
  荼子对手指,那双如玛瑙石般红艳漂亮的眼睛瞅着歌仙,神情还带着几分委屈,甚是可怜。“不能养吗?我都是用大家说种太多的胡萝卜喂的,我也有好好帮忙哦。胡萝卜是他们给我的报酬。”
  
  原来,每次,佃当番,他们都让你帮忙吗?难怪+0了……歌仙兼定恨铁不成钢地指指荼子,又猛地拍向自己的头。哎呦呦,这事绝对不能让小子知道,不然坑她去帮忙种地那几位刀剑男士,绝对要被小子刮下一层皮,这都算轻的!
  
  “唉唉,也别搁这儿找兔子了,我们都找过好几圈,连个影子都没看见。”同田贯站起来的同时顺手拽着荼子的胳膊把她拉起来。“走吧,我们先送你回去。虽然说这里的时间溯行军很弱,但你一不是审神者,二不是付丧神,三更没武力,不要在这里碍事啦。”
  
  物吉贞宗欲言又止,眼角余光看见歌仙兼定冲他使眼色,他也只好把劝同田贯别说得太过的话咽下。
  
  荼子点点头,也不反驳。
  
  忽然,他们眼前窜过一道黑影。
  
  “欸,那是兔子吧?”
  
  “总不可能是狐狸啊。追!”
  
  “追上去!哈哈哈哈哈,终于逮到一只兔子了!”
  
  就在一行人快要抓到兔子的时候,猛然时空一阵错乱,他们各自被传送回本丸的时光机之前。
  
  诡异的沉默在蔓延,分散在夜晚的山村各处的5678本丸刀剑男士此刻面面相觑。
  
  这算什么个事?
  
  不久,谦次提着狐之助满脸狰狞地走进来。
  
  “关于追兔之里的兔子无故大量失踪事件,时政那边检查到,全部兔子都几乎都聚集到我们本丸了。谁特么干的?就算我想压别的审神者一头,这么釜底抽薪的损法子哪个想出来的?还提前几天去抓?能赶在时政之前出手,能耐了啊你们!!”少年气到语无伦次,他手里那份被他一扬一扬的纸张,隐约可见两字:罚款。
  
  哦,难怪气疯了。
  
  “兔子呢?全给我还回去!!”
  
  出阵刀男面面相觑:靠,他们抓都没抓到一只兔子好么?怎么还?把个子小的短刀们套上兔子装拿去还吗?一期一振会炸成一期N振的吧?绝对绝对绝对会的吧?
  
  被物吉细心捂住耳朵听不清弟弟在咆哮啥的荼子眨眨眼,物吉贞宗笑着摇摇头,示意还要再捂一会。
  
  荼子也跟着摇摇头,拒绝了物吉的好意,并且走出人群。一见到自家阿捏喂,谦次的气势瞬间就软化下来,把狐之助抛一边,把羽织脱下来给荼子披上。
  
  “阿捏喂,你怎么在这里?”
  
  “谦君,我……咿?哪里来的香味?”荼子仔细嗅嗅。
  
  “哦,那是伽罗和光忠在准备夜宵,来,阿捏喂我带你去吃点,然后早些休息。”谦次春风化雨地说完,转头又虎着一张脸。“我不管你们怎么做到的,给我把全部兔子还回去。明天早上之前!”
  
  别说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时政那边又是怎么判定的,就是他们知道怎么回事,就他们转了三十多圈都没见一只兔子,现在要他们几个小时内把全部兔子还回去,他们上哪里去找那么多兔子?难道真的去给短刀套兔子装交上去?一期一振真的真的真的要炸成一期N振的吧?
  
  这事不能认!于是出阵刀男拉着谦次分析辩解讲道理,物吉贞宗则带着荼子去食堂。
  
  食堂之内,荼子进去之后,爆出一声惨烈尖叫。
  
  我靠!!几乎是所有人,瞬间奔向食堂。
  
  只是场面有点儿荒唐:今日主厨的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正握着本体刀戒备四周,大和守安定也握着刀虽然叼着肉块,形象不是非常严谨。但是没事,比他更糟糕的还有,和泉守还叼着兔子腿呢……等等,兔子腿?!
  
  “你们、你们在吃什么东西?”荼子颤抖着声音问。
  
  “兔、兔子啊!”和泉守把兔腿拿下来,认真回答。
  
  “今天在本丸里抓到好多兔子,就加餐了……”
  
  槽点有点多……事情有点乱……让他们先理理。
  
  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颤颤巍巍地掏出帕子,呜哇一声哭得惊天动地:“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呜呜噫!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连兔兔——都不放过——那是我养的啊!呜呜嘤呜呜呜!”
  
  卧槽——众人或面无表情或神情痛苦地捂紧耳朵。
  
  神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泪腺发达的恐怖生物啊?!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