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雨话】

cp:三日月宗近x横姜
送给 @横姜 的礼物w
感谢你曾经给我的温柔w
——————————————

  有人说雨是天的泪。
  天也会流泪吗?
  站在门口看雨景的横姜伸出手,试图去捕捉那些扑向地面的凉意。
  水无形而润万物。
  忽然,在雨中接盛的手被另一只覆着手套的手包裹住,随后又落入熟悉的怀抱里。
  “三日月。”
  “姬君很喜欢雨吗?”他将她的手一并收回来,搭放在她的腰侧。“那可是抓不住的。”
  “所以才想试试吧?”横姜微微笑着,越是不可能就越要尝试啊。
  “雨势转大了,我们进屋吧。”太刀牵着少女,带着依旧回头看着屋外雨景的她回到屋内。
  热水滚入杯里,茶叶在其中翻覆。
  身着狩衣的太刀端起饮用,姿态甚是优雅。“雨天与热茶很般配,对么?”他抬起那双承载新月的眸子,看向似乎心不在焉的巫女。“有心事?”
  横姜摇摇头,又见三日月拍拍自己的膝盖,示意她不介意的话可以过来躺躺。
  “这一点都不像你啊。”这还是那个总是说自己需要被人照顾的三日月吗?话是这样没错,但横姜还是膝行过去,躺在他腿上。哇,难得最美的天下五剑要给人膝枕,不枕岂非辜负了?
  横姜还没多怎么得意一会,便被枕着的人摸了摸脸,那种仔仔细细的探索姿态,又带着其主人十分自我的随意,从脸侧摸到了她的唇边,被她一口咬住。
  被咬住手指,三日月似乎是笑了一下,起码横姜保证她是听到笑声了的。三日月钻进去一根手指还不够,又将另一根手指探进去给她咬着。
  发现自己咬来咬去只是咬着对方的手套根本咬不疼他之后,少女把口里那两根手指吐出来,爬起来将人推了一把。
  “搞事是吧?”
  “嗯?不是姬君在咬我吗?为何不继续了呢?”三日月把另一只手上的茶杯塞进横姜的手中,要她喝点,漱漱口。
  “三日月你别太嚣张。”
  “嗯嗯。”
  “我认真的。”横姜这话因着三日月那无所谓的态度,不免有几分弱气。他就是那种好好好是是是嗯嗯嗯你说得没错可是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的态度。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气闷,横姜拿手指戳戳他的肩膀:“我可烦死你了。”
  “哈哈哈,我就不会哦。”
  横姜一愣,平日里他不是只笑不答,任她抱怨的吗?随后她的手被他执起,一抹温热擦过手背,莫名的,大抵因为雨天天气凉透,她竟然觉得被亲吻的地方有些灼烧。可是,明明比这个更亲近的举动也是有的啊……
  “三日月……”你干嘛?
  “无论怎样,你是我的姬君,也是我的恋人,更是我一人的小姑娘。所以不会烦你的。”三日月宗近眼底柔情满溢,如新月的月光,或许不足明亮,但也叫人心驰神往。“不管小姑娘你在担忧什么,我也只想让你知道,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三日月,战争会结束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便是你的困扰么?”
  横姜反握住他的手,将它放在脸侧,轻轻枕上去。她的声音近乎呢喃:“战争结束,你会去哪里?战争不结束,悲哀在继续。我很矛盾。”
  虽然与三日月已经结缘,但她偶尔也会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除却生命的长短,还有某些瞬间突如其来的悲伤。她与他,因时间之战而相遇,说不定有天就会因为战争中止而别离呢?
  沿着屋檐落下的雨连成柱,仿佛缀在上边的水晶帘,碎在地面的声响很大,三日月却在其中听见属于眼前小姑娘的叹息。
  “乌鹊鸣月时辰去,又以飘花寄春风。”三日月将他的小姑娘抱入怀中,让她枕在自己的肩上。“若是只解表面悲意,也就如你现在所忧虑。别离并不可怕,如果注定到来,也不会因为你的惧怕而就止步。小姑娘,你可以感叹,可以思索,但更重要的是走在当下。这比什么都重要。”
  “果然是老爷爷……”
  “哈哈哈,本来就是老爷爷。”
  横姜伸出手环抱着他,嗅着属于他的气息,又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呢?”
  “哎呀,小姑娘是说自己要爬墙吗?”
  “噫——”
  “那就只有动起来,去把爬墙的小姑娘带回家了。”
  “喂,你认真点啦。”横姜摇晃着三日月,结果三日月居然被她摇到倒下,好死不死竟压在她的身上。“啊!你!快起来啦!好重啊!”
  “我答应你,如果分开了,我就去找你。”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很轻,却也清楚地传达给了少女。“不管相隔多么遥远的时空。”
  心跳伴随着他的话语越来越快,横姜慢慢抓上他的衣物,点点头。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纵然还会陷入那样的纠结与恐慌里,但有他的承诺就足够了。
  “三日月……”
  “嗯?”
  “起开,真的重。”
  “哈哈哈,不要。刚才给小姑娘枕了,现在该换过来啦。”
  “喂——”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