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你家婶婶会影分身你造嘛?46

双线,女主。
all婶。
肯定会ooc。
双更双更~
森林副本终于结束啦
————————————
  46

  我也不知道那天的发展为何是那样的走向。
  两个本丸的争斗破坏了大面积的林子,打到最后为何而战斗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局面完全已经控制不住。
  但最后还是被各自赶来的第三部队制止,因为他们带来一个消息:如果期限之内没有带回审神者,那么时政将要收回这两位审神者。
  胁差双子是最先得知这个消息的,所以他们选择跟另一个本丸的太鼓钟贞宗和解,他带走属于他们自己的审神者,而他们带走自己家的。
  事情好像就这么落幕了。
  比起刀剑男士之间的争斗,还是时政那边更危险。两个本丸在这点上出奇一致,该说什么好呢?世界和谐靠时政?真是辛苦了。
  ————————————
  烛台切光忠看着长发的猫耳少女醒来之后先是眨眨眼,看着他的目光不再柔软亲近,而是变得警惕小心,他面上笑笑,压下心中的不愉快。
  “醒了吗?要吃点什么吗?”说着就要伸手去抱抱她,却被她拍开。
  “别碰我。”黑喵,不,该说是黑猫。她从床上下起来,虽然披着自家姐姐的壳子,但她的性格可不似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这样柔弱。
  为了尽快治疗姐姐,她当时借着两人的接触跟她互换灵魂。由于是双生的缘故,她们的契合度很高,只是因为太高了,所以导致她们互换灵魂的瞬间她也因身上的伤势而昏过去。
  在那之后,她昏迷了很久。有意识,但是醒不过来。自己那个白痴姐姐在她的本丸里应该不会出问题,他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只是她这边……黑猫看向被她推开后一言不发的太刀,唔,她知道,一直是这位帅哥和另一个叫药研的孩子在轮流照顾这具身体。直到这具身体慢慢恢复,能够自行吸纳灵力她才醒过来。
  “有鸡腿哦,要吃吗?”这次他并没有碰她,而是抬起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黑猫抬起脚,照着他的膝盖踢过去,然后光着脚丫子跑出门外。
  “你身体刚好,不要乱跑。”
  黑猫笑出声,却亮出爪子把手底下的门划烂。在他捂着膝盖追不上之时,转身彻底离开。
  “大将?你……”药研藤四郎还没把话说完就看见猫耳少女奔跑的动作不曾停下,甚至直接扑过来,把他手里给她煮的药打翻。“大将!”
  黑猫眼底尽是戏谑,不等对方来逮她,飞速逃离现场。于是自烛台切光忠那边开始,黑猫对遇上的刀剑男士不是踹一脚挠一爪,就是各种破坏。
  一jio踹飞喝茶组的茶杯,跟他们对视也丝毫不惧,猫嘛,总有爪爪痒的时候。它们当然不会在乎被拍飞的东西价值几何,毕竟它们不需要知道。
  “哈哈哈。”坐在廊上的三日月宗近抬头看向猫耳少女。“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脚痛吗?”莺丸突然开口,那壶可是热茶。所以这才是他没当场发火的原因,但让他料想不到的是,脚趾被烫红的黑猫,直接把脚趾头怼进他们的茶点里。
  喂喂!这个过分了啊!
  黑猫还碾了几下,确认茶点真的不能食用之后,抬起脚一尾巴将被踩烂的的茶点扫出走廊,而后在他们的注视下欢快地跑开。
  “嘛,精神好过头了呀。”
  “感觉就像变了个人呢。”
  “……”
  “……很有可能哦。”
  “请停下。”一期一振举起本体刀挡在黑猫面前,黑猫不理,冲过去抱住对方的手臂,脚下一蹬,背撞入怀,眼看就要来个过肩摔。一期一振起是起来了,但却是在在半空中将重力全压给她,迫她跪地,又在落地刹那,横刀勒住黑猫的双手反将她压制。“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报复也好,撒气也罢,这些恶作剧都请适可而止吧。”
  “我拒绝。”黑猫的耳朵抖抖,尾巴骤然抽出就是朝脸打过去。一期一振为躲这一击自然是要松开她的,这一松开,哦豁,就被黑猫整个抛下走廊。看他这么狼狈,黑猫表示心情大好,但是已经看他站起来,浑身散发着黑气,似乎是真的生气了,黑猫见势不妙,后退两步又跑开。
  ————————————
  “醒了吗?”一期一振伸手摸摸正好奇看着他的短发猫耳少女。“要不要吃点什么?”
  “光忠特制的炖鸡汤吗?”烛台切端着鸡汤进来,却见猫耳少女动作更快,连一期一振都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她投入烛台切的怀抱,紧紧抱着他。
  被抱的烛台切光忠:……?!等等,一期一振你冷静!!
  “光忠~”又见到光忠了,好开心!“光忠光忠~”
  一期一振努力保持风度,不生气不生气,没什么好气的。
  这时药研正好走进来,黑喵又向他扑过去,抱着他不住蹭脸。甜甜地叫唤:“药研喵嗷~想你。”
  一期一振继续保持风度,不生气不生气,那可是欧豆豆。
  “阿鲁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粘糊了?”鲶尾藤四郎好奇,然后笑着打招呼:“那阿鲁几要不要来个爱的抱抱呢?么么哒之类的也是可……以……的哦?!”
  鲶尾藤四郎被自己刚才被亲的地方,满脸不可置信。哎哟我去!“欸欸?等等啊,亲我一个就够了,没必要去亲兄弟啊!他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啊!”
  骨喰藤四郎看了他一眼,主动把脸递过去,让黑喵亲亲他。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快要笑不下去了,好像哪里不太对啊!他觉得他的发色很配他现在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问:审神者一觉醒来变得粘人了是种什么体验?
  答:你家审神者别是被魂穿了吧?
  看着猫耳少女几乎把来探病的人都亲亲抱抱了个遍,现在又抱着烛台切光忠不撒手,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一期一振不开心。
  一期一振有点苦。
  一期一振压力大。
  ————————————
  黑猫几乎把整个本丸都掀了一遍,哪怕是髭切和膝丸他们的部屋。不被她遇到也不去阻止她的还好,起码还没怎么被折腾。事实上他们也没想拦着她,这些恶作剧就当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当做是她对他们的小捉弄便可。总归人回来本丸就好,痊愈之后,有精神更是好事。所以他们也没真的太去阻止她,毕竟这里面比她活得更久的付丧神有的是,想要制住她还是有办法的。
  直到她来到一个院落里,只有一位陌生的少年坐在那里独自饮酒。黑发黑瞳,却生得艳极魅绝。
  “你来啦?”
  他看过来,黑猫不由后退些许。
  “不用怕。”他放下酒盏,拍拍自己的大腿,笑道:“想对为父做什么都可以,任性是孩子的权利。女孩子更有任性的资格。”
  黑猫冷笑,打算离开。
  “你的姐妹也很喜欢这酒,不打算尝尝吗?”
  黑猫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不用这么惊讶,毕竟为父是真心疼那个孩子。”
  “这可真是个笑话,不过不好笑。”黑猫语带嘲讽。“她就在此地死过一次,你知道吗?”
  “生与死只是命运流转罢了,你们不还是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吗?”
  “所以,有什么好聊。生死在你眼里既然是无所谓的,那你又怎么理解我的感受?”
  “可以的。”
  “……哼,话不投机。”
  “嘛,真的不打算陪我喝点酒吗?这里可不是经常有人来。”
  外边传来几声呼唤她的声音,成功让黑猫止住脚步。差点忘了,她因为把一只黑不溜秋的鹤丸给掀进水里,他现在正带头四处找她呢。
  “如果要躲开那些孩子,这里可是相当不错的。”
  小乌丸朝她招招手:“过来吧。”
  

评论(2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