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让你染上我的味道【信浓藤四郎】

ooc预警。
梗源自  @真弥 以及我将梗演化了一遍。
真弥是个好姑娘,可爱。
趁机更新,嘛,信浓真可爱。吸一口!
设定与前提:all婶,刀男全员恋慕婶婶,设定刀男心情好到极致也会飘樱花,也就是樱吹雪。他们以为婶婶身上的樱花香是因为被他们身上的樱吹雪染上,然而真相是,婶婶常年用樱花沐浴露。偶尔婶婶会用其他沐浴露,那时味道一改,大家都惊了:哪个旁人让婶婶染上他的味道了?
背景:单骑刷花夺誉归来。
————————————————

  大将~我回来了。
  唔,有想我吗?
  嘿嘿,毫无防备地向我展开怀抱了呢。
  好喜欢、好喜欢大将的怀抱。
  再抱一会嘛,不要走。
  欸?胸口不能蹭么?
  啊……遗憾,大将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呢,跟我一样是樱花的气息,就好像我的樱吹雪落在大将身上……欸?什么啊?是这样吗?
  原来、原来是沐浴露吗?啊,不是特别开心。
  啊呜!大将,那我是什么味道呢?你闻闻看,然后告诉我嘛。
  果子熟透之后那种香甜?
  噢噢噢~是说划开表皮后就会流出蜜糖似的甘甜吗?嘿,那大将你要不要尝一尝?
  啊啦啊啦,不是开玩笑哦。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可不行。
  大将,低下头嘛,唔,偷袭成功~果然是甜的呢。
  哈哈,不放不放,大将太可爱了。
  那样不可以吗?为什么?
  想跟你亲近些、再亲近些,这样有哪里不对吗?是的,我当然喜欢你。喜欢大将的温柔和怀抱,喜欢大将的纵容和信任。不过也稍微有些苦恼,大将好像不太自觉呢。
  抱得太紧了吗?那我放松些。
  问我在苦恼什么啊,大将想知道?
  不不,没有啦,发呆的时候没有在苦恼哦,只是在看着你。
  我啊,只是在苦恼,我这么喜欢大将,那大将喜不喜欢我呢?
  啊,怎么证明?
  一个kiss?
  不止是额头上,左边,嗯~还有右边。哈哈,好棒!呐,还差一个地方,这里,这里也要。
  嗯?为什么不行?
  喜欢的人才能做……难道大将你不喜欢我吗?
  刀剑对主人的贪心很正常吧?
  有点迟钝啊,现在才察觉我看起来很危险什么的,来不及了吧?
  唔啊,大将、被我抓住可是逃不掉的。
  我没有很过分哦,全都是在大将允许的范围之内撒娇。嗯,包括现在正在做的。
  真是的,不要这样看着我呢。大将可以拒绝、可以推开啊~我的力气并没有很大的样子。以及,大将的腰是真的敏感呀,就是这么夹着而已,就已经不能反抗。
  嗯?我说了什么糟糕的话吗?为什么要把脸捂起来?
  看着我,好么,大将?
  看着我怎么将你一点点染上我的味道,就先从这次开始吧?
  
  
  

评论(2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