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刀剑乱舞】听抓最好在夜深人静

  真的很污。
  我劝你们抛弃羞耻心再进来。
  嘛,肯定ooc,ooc,ooc的。
  只想苏爆少女心。
  一次走完这个梗,也就是说不会有后续。
  情景设置:当你听乙女h抓露出痴笑时被刀男撞上。
————————————————————————
  
  【千子村正】
  
  “这种东西啊……”摘下一边耳机塞入自己耳中听了一会的妖刀笑意渐浓。现在播放的是最那什么的那段,少女跟他一人一个耳机,羞得想找个地儿把自己埋了。
  “嘛,也没什么大不了啦。”千子村正说着这样的话,却将少女壁咚在墙与自己之间,少女扯回耳机猫着腰想要溜,还被对方抬起的膝盖挡住去路……
  少女视线下移,卧槽,总不能要她蹲下去趴着走吧?绝对不要!
  “都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啦,要跑去哪里?”千子将人拉回来,捏着她的下巴轻笑。只是那笑容有些诡异,看得少女心慌慌。
  “你你你你不准告诉别人!”
  “嗯哼~可以啊。但是——”那个但是听得少女紧张得不行,只见妖刀俯下身来,那只捏着她下巴的手改为按住她的肩膀。稍显炙热的气息在她耳边舔过:“想跟你普及一下,男人啊,才不会这么喘。”
  “欸欸欸?!”
  “要这样……”将少女手脚压制,妖刀开始了他的表演:“呼~要脱吗?直到现在还矜持的话,待会还怎么发生更激烈的事?蠢蠢欲动了呢?是在这里期待,还是~嗯哼?告诉我,小女孩?还是要我将你的羞耻心连同一件件衣服剥落?啊,我很乐意……”
  “啊——”少女捂脸捂耳朵,一脑门撞开快把她衣服解开的千子村正,尖叫着跑开。
  “唉,真是的,还才脱一半呢。”妖刀似乎很遗憾,“我也才演示到一半啊。”忽然,他又笑开。“huhuhuhu,行吧,那么就当今晚的前菜,决定了,夜袭吧。”
  ————————————
  
  【大般若长光】
  
  “哦呀?”这是瞄到手机界面在播放什么的大般若长光。
  “噫呜!”这是被逮到的审神者少女,还不忘把手机藏在身后。
  “对这种事情开始有好奇心了吗?”白发太刀看上去并无不妥,甚至很善解人意地为她找台阶。“其实可以来找我的。”
  “欸?般喵你不觉得我这样特痴女么?”
  “不会啊。”
  “……呜哇,你是个好人。”少女连忙把手机耳机什么的藏起来。“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哦,这事你我知道就好啦!拜托啦!”
  “撒,这个嘛。”大般若长光点点她的肩,在她看过来的刹那将人推到墙边。他捏捏少女的耳垂,似漫不经心又似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关于这种事情你来问我就好,上面那些多少有夸张的成分。”
  “这这这这话说的……”
  “还是让我来教你吧,以下是正确的科普。”
  “咿咿咿?”
  少女被壁咚,随后耳侧响起对方隐忍的轻喘:“啊,嗯,好像进到最里面了。放轻松放轻松啊,乖女孩。呼,对呢,完全的接纳对彼此来说都是享受。”逐渐加深的呼吸,耳垂隐约还沾染几分湿热,不知是否跟他靠得太近有关。“你很有天赋的,再吃进一点吧?好乖好乖,啊~”少女瞬间想跑,却被抓住手,整个人也随之被紧紧压在墙上。“不能让女人快乐的男人算不上绅士呢,我哪里做得不好吗?告诉我,让我弥补吧。”
  ————————————
  
  【药研藤四郎】
  
  “听、听我解释!”
  “好的,请说。”药研藤四郎摆手,示意自家大将可以开始演讲了。
  “我就是、就是……”总不能直说男神的低音炮喘起来叫她腿软吧?那样妥妥会被当成hentai的吧?可她都成年了啊!成年人hentai一点有什么错啊!忽然,少女头上亮起了灯泡,她想到借口了,于是理直气壮腰板也挺直但开口的瞬间看见好整以暇的药研藤四郎就怂下来,弱兮兮地对手指:“就是好奇男人那个的时候是怎么喘的,咳咳。”
  “哦,这样子啊。”
  “是啊是啊。”
  “请将手机给我。”
  “不行!不能删掉!这些是我花钱买的!你删了我就亏大发了!”少女死死护住手机,人生就剩听男神发出某种声音这点乐趣了啊!“这是珍贵的资料啊!!”
  “大将——”药研藤四郎解开自己的手套,少女以为他是想亲自动手抢手机,立刻把自己缩团蹲墙角去。
  “你有本事打我啊,反正我不交手机!”
  “啧……”药研藤四郎走过去,把蹲在墙角的少女围起来。“喜欢这种东西可以直说,本丸里谁不能满足你?”
  少女懵逼,又感觉到他撩开自己遮住耳朵的头发,持续用少有的低沉声线说话。
  “我也可以满足大将啊……”
  “无论是哪方面,嗯,哪怕是实战经验什么的。”
  “虽然不懂风雅之事,但是为了大将的话,也是可以学习的。”
  “我的学习能力还算不错?”
  回想一下刚才在手机上匆匆一瞥的文字,药研藤四郎凑近她的耳边:“要怎样做才能让你为我打开身体?嗯?快让人忍耐不住了。呼,再靠近点,嗯——可以了吗?慢慢、慢慢地进去了啊,大、将。”
  被不亚于男神的低音炮轰炸,少女的脑子都当机了。整个人瘫软在墙角,连手机被抢了都不知道,回过神来看着被删得干干净净的手机,突然悲从中来。
  “放着现成的不要,非得沉迷虚拟的,大将这样舍近求远可不明智。”
  ————————————
  
  【笑面青江】
  
  “我得说,你的喜好还真是与众不同。”
  闻言,少女低下头,小心翼翼藏起的秘密被发现,还是被向来嘴花花的胁差发现,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指不定这家伙接下来会怎么笑话她……呜!来吧来吧,她的心已经死了,任由生活怎么鞭挞吧。
  看到少女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笑面青江摸摸下巴:“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开明的人吗?不过就是听点成人向而已,说起来也是正常生理需求吧?在你没有男朋友的时候。”
  “啧!没男朋友还惹你了?”
  “怎么会?就是一直好奇你为什么不交男朋友而已。”说着青江拿起耳机,挑了一首抓点击播放,然后,神情古怪地看着少女,看得她一脸莫名其妙。
  “干嘛这么看着我?”
  “难怪你找不到男朋友,原来是喜欢jiao床系的。”
  “……”靠之!啥玩意?!
  “哪个男人会喘得这么厉害啊。”
  “艺术!这是艺术夸张啦!”
  “哦~~那你很吃这套?”
  “……”怎么办,看着青江那调侃的神情,感觉怎么回答都会被取笑。噫,不想了!少女绝望地伸手:“把手机还我。”
  “好啊。”手机还回去的同时,顺便揽过少女,迫使她跟自己一起慢慢蹲下来。
  “你、你要干嘛?”
  “纠正你的错误认知哦~”笑面青江拍拍她的脸,随后压制她的挣扎。“男人啊,最喜欢的是看见女人在身下失控,偶尔倒置也是为了情趣。”
  “嗯哼~唔!好紧。放松点啊,唔嗯,诸如此类的声音很少的哦。”
  “喘息也不会那么频繁,比如这种,啊嗯。”
  “兴许会有粗话,看个人喜好。”
  “但我觉得夸赞女孩子是最基本的,可爱之类的词汇总能让她们承受更多。”
  少女根本听不下去他在说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知道大概。哪有人一边说教一边动手的啊,她都快被撩到腿发虚了。
  “所以,可爱的孩子,要、我、进、来、吗?”
  ————————————
  
  【小龙景光】
  
  这真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了。
  不再清廉洁白的我该怎么面对因为我清廉洁白而来的你?
  审神者少女心中呐喊,但仍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小龙景光。即使听对方的h抓被发现,也要正经得仿佛只是在听圣经。
  “啊呀,不打算解释一下?”
  解释个毛线,就是在听你的h抓啊!少女捏捏鼻梁,撇开头:“如你所见,没啥好解释的。”
  小龙景光笑了笑,抽出她的手机点了播放,瞬间被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震住。
  “是……我?”
  “……”洞呢?在哪?我想钻一下!
  “原来主人对我抱有这种想法吗?”
  “……”时光机能挽救这一切吗?啊?
  “嘛,我可不喜欢被束缚住,以爱为名什么的。”俊美的太刀付丧神以旅人自称,说是为了寻找主人而东奔西走,但其实只是为了自由罢了。
  少女恍惚几秒,思索半晌,她只是听了个抓结果被正主抓到了吧?他在说啥呢?
  “但是,”他撑在少女身前,紫眸盯着她看,缓缓靠近。“既然选择你,那便是心甘情愿。”
  “呐,你要怎么做?”一缕发丝被他捏在手里。
  “要对我做什么?”
  “已经对我渴望到听这种东西来舒缓了,为什么不选择亲口告诉我?”
  “啊,也是,女孩子的矜持嘛~”
  “那我来说吧。”
  “因为被吸引,所以来到你面前。你的笑也好,哭也好,最好全都由我给予。”
  “男人可是有很多秘密的,要探寻可得付出代价?”
  “啊啦,这个表情很棒,继续保持。”
  “有些欺负源于爱。”
  “喂,让我多爱你一点吧?”
  距离近到将要触碰,温度在此间摩擦升高。
  “不想、被欺负。”
  “那只要当作是爱就可以。”小龙景光淡定把手机抛一边去。“比起我发出那种声音,更想让你那么叫给我听呢。那么,要满足我的心愿吗,主人?”
  ————————————
  
  【小狐丸】
  
  “唔,这样啊。”
  少女见他在思索,立马开溜。但还没来得及跑开,就被一只手臂拦住去路。她一边道歉一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结果又被另一条手臂挡住。
  好的,她知道她跑不掉了。
  “我错了。”但不可能改的!男神的喘声是天赐!!少女视死如归。
  “嘛,虽然说有点震惊,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要紧张啦。”小狐丸揉揉困在墙与自己之间的小姑娘,顺势搂住她的腰,整个人背靠墙坐下来,连带着将少女也拉下来。
  “哇,狐球你的开明简直让我震惊,你真的是平安时期的刀吗?”
  “emmmm这个嘛。”
  “不过你这么开放那我就放心啦,来,我跟你讲啊,这些抓是我珍藏已久的心头肉,这个……那个……还有这个和这个!啊啊啊啊啊简直戳爆我的心啊!耳朵都要怀孕了!”少女自顾自说得开心,还热情地给小狐丸推荐她最喜欢听的那几首抓。
  小狐丸依次听完之后,很沉重地看着少女。
  “怎、怎么了吗?”
  “原来你喜欢听别人吃东西时发出的这么大的声音吗?”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少女在他怀里缩团,看起来抑郁了。
  “男人真的不会那么喘的啊,即使是初次的。”
  “要我示范一遍吗?”
  少女震惊抬头,随后被他伸到背后的手按住了后颈,毛色极好的狐将脑袋搁在她的肩上,在少女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尖牙。
  “啊~嗯!可以再努力点的哦。”
  “这种时候,嗯,尽管展现你的热情吧。”
  “可爱的反应呢,小姑娘。”
  “多给我一些吧,声音,还有你的……”
  “我要上了哦?”
  “求饶可是没有用的。”
  “很好很好,来与我共舞吧。”
  一阵被咬的刺痛惊醒了差点沉溺的少女,但她的挣扎很快被压制。舔着伤口的舌头热得吓人,还有压抑着的喘息。
  “嘛,春,要来了吗?”
  ————————————
  
  【烛台切光忠】
  
  确认过眼神,今天的晚饭大概是竹条炒肉。
  虽然知道把手机藏起已经来不及了,但少女还是把手机藏在了背后。
  “所以说,你每天都是在听这些东西?”
  这要她怎么回答呢?少女决定沉默。
  “交出来吧。”烛台切伸手。
  少女抬起脸,小幅度地摇摇头。
  “……那行吧,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听这个吗?”
  “兴趣。”少女低头。
  “嗯?!”
  “就是好奇。”
  “本丸那么多男人你非得听这个?”
  “本丸那么多男人也不会喘给我听啊。”
  哦,好像还真是。
  真是糟糕到让人不忍直视的对话。
  最终少女还在对方的威胁下交出手机,接着轮到烛台切光忠刷新三观。
  这听的都是什么玩意?
  他眉头紧皱:“你对男人有什么误解?”
  “啊?”
  烛台切揉揉额头:“事实上,根本不会有人喘得跟要断气似的,又不是被上。”
  “哇哦,你好懂。”
  “……我以为这是常识。”
  “那你喘一个来对比下?”少女胆子大起来,开始向作死的深渊伸jio试探。
  被挑衅了。烛台切知道,少女在这个时期是最叛逆、最不服管教的,但没想到真的敢这么作死。
  “哦,你想听我喘?”
  “怎、怎么?不行吗?”少女扯回自己的手机。真的是,天天说教,限制交友,甚至还限制玩游戏的时间。现在连听个抓都不行了吗?呼,好气!
  “可以啊。”烛台切光忠突然笑起来。他抓起少女的手,将人拉入房间里。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啦!”
  “唔,我觉得言传不如身教,你认同吗?”身后的门被关起,他将少女抵在门上。
  “咦咦?!”
  “既然言语无法准确传达,不妨以行动证明吧。”
  “唔……”
  “接下来,请好好学习、接受,我所教导的一切。”
  ————————————
  
  送一个皮皮鹤的。
  我写的时候差点笑背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
  
  ————————————
  
  【鹤丸国永】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你的口味是这样。”
  “你……想怎样?”
  “嘿嘿~”鹤丸国永凑近少女,金色的眼睛清澈而美丽,近距离所带来的暧昧让少女那颗心都快跳出来。
  “别、别靠过来了!”
  “听抓有什么意思呢?反正又不能真枪实弹地上对不对?”
  “噫呜呜噫,你、你!”
  “可是,我近在眼前啊。”鹤丸把少女逼到角落里,顺便封住她的逃跑路线。“呐,要不要听我说几句?”
  少女捂脸。
  “那就当你同意啦?”
  “那么——时之政府时之政府最大最大黑心本丸,有个有个审神者爱听抓,有个婶婶爱听抓。某天被鹤抓到啦,我们应该怎么办?是清蒸红烧还是油炸?”
  “……”听,是少女心破碎的声音。顺带一提,恼羞成怒如火山爆发的少女此刻仿佛被大力神附体,一把就提起这只唱Rap的皮皮鹤丢出去。“去死啦你!”
  被抛出去的鹤丸踩着廊住又跳了回来,在少女再次发飙之前对着她的脸亲了一口。
  少女愣住,鹤丸自觉后退。
  “你!”
  “想知道什么的话,我今晚去找你。”
  “……滚。”
  “哈哈哈哈,那么,晚点见啦。”
  “马上滚啊!”
  “顺道一提,可以在灯下进行吗?你害羞的样子真好看。”
  “……”少女扶墙,救命啊,她、她被撩了啊!!

评论(76)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