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你家婶婶会影分身你造嘛?50

双线,女主。
all婶。
肯定会ooc。
大家可能都忘了,但我想说,最开始是借由 @糯米狐 的脑洞展开这个故事的。结果没想到越写越多,感谢大家的喜爱,么么哒。
不过真的快完结了的说ww
————————————————
  50

  自家婶婶回来了。
  骨喰藤四郎第一个发现的,他本来就浅眠,当那只黑猫从他怀里溜走,并蹲坐在窗边的时候,他就发觉了。
  她不再粘人,不再软萌,恢复成傲娇而高冷的模样,恰恰是他们最为熟悉的模样。
  骨喰起身,把身上的被子盖在睡姿极其不良的鲶尾藤四郎身上,他向黑猫走过去,想要抱抱它。为此做好了将会被挠的准备,但还没想到的是,黑猫虽然头没回,举起了尾巴也是稍微甩几下,并不阻止他的靠近。
  这是……在默许他的接触吗?
  挺好的。
  骨喰藤四郎抱住它,眯起眼,拿脸侧轻轻蹭蹭:“你回来了。”
  “骨喰。”
  意外于黑猫居然会叫自己的名字,白发胁差稍微有些愣住。
  “我回来了。”黑猫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但带着几分疲累。骨喰藤四郎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唯有将猫抱在怀里,给它调整出最舒适的位置,又给它顺毛安抚它。
  “欢迎回家。”
  一个吻随着少年清冷冷的语气落下,就跟他所说的内容那样温暖。
  黑猫半眯起金瞳,啊,回家……
  她也是有家的。
  ————————————
  “小姑娘玩得开心吗?”身着蓝色狩衣的太刀在问她。
  黑猫没有作答。
  “总是这副表情可是交不到好运的哦。”
  黑猫龇牙。
  “哈哈哈,确实很可爱。但,老爷爷年纪大了,还是比较喜欢乖顺听话的。”自称老爷爷的付丧神对她招手,让她过来坐下,黑猫犹豫片刻,还是心中对他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好奇占了上风,猫总是好奇心太过旺盛的生物。她走过去,在他不远处坐下。
  “你其实并不在意我,也不在乎我想对这个本丸做什么,那你想跟我谈什么?”她看着他的眼,新月弯弯浮在水面,似极了水中月,渺渺如幻,不可琢磨。
  “大概是想谈谈你来自哪里,今后又想去何方吧?”
  “哈,你是想跟我谈西游记吗?”
  “哦?你们那个世界也有西游记?”
  什么意思?黑猫警觉地竖起耳朵,尾巴都不由拍地几下。
  见猫耳少女如此戒备的可爱模样,三日月宗近像是被逗乐了,他掩袖文雅地笑笑。
  “之前不确定,如今靠近至此才察觉,原来此前所感异样并非是多心。”三日月宗近捧着他手心里的热茶,微笑道:“你与她身上皆残留着极其微弱的时空气息,想来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应是因缘际会才来到这里的吧?”
  曾在心中猜测过的念头被这般直白的说出来,黑猫抿唇,右手在三日月看不见的地方变作尖锐猫爪。
  “放心,此事大抵只有我察觉而已。”三日月喝了一口茶。“把爪子收起来吧,这次可没准备茶点让你降温。”
  “哼,你想说什么?”她就算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又如何?
  三日月宗近打量她几眼,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跟你提个醒,时政那边对通过时空缝隙来到这个世界的生物可是统统当作溯行军处理的。你们有幸拥有了某种身份,可别浪费。毕竟,想研究妖怪的人可不少呢。”
  “我们可以回去。”
  “没有回去的路。”三日月摇摇头,“这是单向通道,能来不能走。”
  你们没有退路了。
  “想想你们今后的路吧,是好好生存还是飘泊流浪?”
  “但无论何种选择,留下是唯一的选项。”
  “好好考虑,毕竟妖怪的生命很长呢,是不是?”
  好——讨厌!黑猫眯起眼,对他所说的内容不置可否。但她不喜欢对方的这种态度,即使这很有可能是他故意展现给她看到的。要知道依照她搜寻所知的消息来看,三日月宗近这位太刀付丧神在各种排行榜上都是相当有名的,在某些危险系数投票里,一直居高不下。
  说起来,能作为向各界展示的代言者而出现,三日月宗近的情商与社交手腕不可能低的。
  所以,他是在敲打她、警告她,也是在提醒她。
  但还是,好讨厌。
  这种被人俯视、被人看穿的感觉。
  ————————————
  “喵嗷~”甜甜软软地叫唤之后,黑喵前爪踩踩桌面,乖乖蹲坐好,长长的尾巴从身后绕到前面搭在爪子上,仰起头就这么看着大和守安定•极。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一睁眼就从白发小哥的怀里变成在这里,但不妨碍她好奇而认真地盯着别人看。
  尤其是,这个小哥也好眼熟!
  在陌生的环境见到熟悉的人,会让她忍不住依靠对方,生出十二万分的亲近之心。这一点也是颇为令自家姐妹诟病的,曾经直言要把她卖了很简单,丢个鸡腿她就会乖乖跟着猫贩子走了。
  “呀,”安定食指抵唇,似是发现了什么,他微微眯眼,伸出手拨弄黑喵的下巴。黑喵被弄得很舒服,更为主动地蹭起他的手指,然后猛然被抓住命运的后颈皮,被安定提到面前。“玩够回来了吗?”
  “喵嗷?”小哥你想干啥?
  黑喵歪头,十分不解。
  “知道回来就好,再让大家都出门找你的话,把你关起来哦。”安定在那身光滑水亮的皮毛上摸了摸,漫不经心地说着。
  黑喵蹭蹭他的手,长尾巴甩来甩去,不经意间扫到了他的下巴。
  “哈哈,有点痒呢。”安定捏捏它的尾巴尖,黑喵觉得有点难受,直接给抽出来。安定也不恼,曲指弹了它的脑门一下,看着它懵逼的样子轻声道:“听着,再离开真的会把你锁起来的。”
   或许,他也该试着去接受一些东西了……
  黑喵压根不知道对方的纠结,见他没有再欺负他之后,讨好地立起来,舔舔对方的下巴。
  ————————————
  黑猫给宗三送完花后回来,半路让鲶尾藤四郎给截下。
  “看见了。”
  “嗯?”猫耳少女听到这没头没尾的一句不由挑眉。她已经决心跟这里的人好好相处了,所以基本上不太过分的要求都会答应。不然按照她往日的性格,直接掉头就走,哪里还给鲶尾按住她肩膀的机会。
  “好过分!”鲶尾控诉,那双美丽到经常会被误认为是女孩子的眼睛在这种时候总是让人招架不住。“那天晚上我看见了……兄弟亲了阿鲁几。”
  “嗯……然后呢?”黑猫看着他。
  “然后阿鲁几变回人形也亲了他。”
  “嗯……所以呢?”黑猫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时气氛不错,她也就在骨喰亲了她之后回亲了。有问题吗?
  “我、我、我也想玩这种游戏!”青蛙变王子什么的,真爱之吻什么的,哪有猫咪变阿鲁几刺激。鲶尾藤四郎认真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是在说很糟糕的话。
  “哈?”几个问号具现化地出现在猫耳少女头上,这熊孩子在说啥玩意?!

评论(2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