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真弥 鹤丸国永与烛台切光忠的小甜饼
三百fo点文系列。
是bl,慎入。
ooc,ooc,ooc。
日常作死鹤,老妈子烛台切w
食用愉快啊各位www
————————————

  审神者的老家是过中秋节的,不过那天审神者逮兔子太兴奋没能过成。于是在委婉表达【光忠麻麻劳资想次月饼饼】之后,烛台切在其注视下,挽起袖子,说干就干。
  “所以说,为什么还要派个你来帮倒忙?”烛台切光忠无奈地看着捏着生鸡蛋对着光线查看一会然后全部敲进准备好的馅料里的鹤丸,该说还好得亏不是把芥末挤进去么?——才想到这里,就看见鹤丸把一管芥末挤进做饼皮的面粉里。
  烛台切光忠上前抓住他作乱的手,带着几分咬牙切齿:“鹤丸你是不是想我把你送去给歌仙?”
  多嘴一句,歌仙前主家最擅长烹饪的,就是鹤。
  “我觉得绿皮月饼比黄皮月饼好看啊你不觉得吗?”
  “……”
  “而且你看啊,审神者经常吃的那叫个什么辣条的,是不是也甜中带辣辣里有甜?所以我怎么都觉得芥末月饼会受到审神者的热烈欢迎。”
  “说得是呢,那就这么做吧。”烛台切光忠笑笑,然后一掌拍向了鹤丸的后脑勺,鹤丸哎哟一声,顺势借他的力道撑在料理台上跳到了另一边去。烛台切光忠捞起放在手边的打蛋器指着他,轻啧:“想得太美,我可警告你,千万别搞这些奇奇怪怪的口味。”
  “嘛,我也是不忍心你太忙碌。总把审神者当孩子宠是不行的。”鹤丸国永摊手,表示他没再乱搞了。
  “总是带着审神者皮的你可没资格说这话。”烛台切把他整出来的芥末面皮拿开,重新揉面,幸好时间来得及。
  “哎,我说。”鹤丸国永绕回来,揽上烛台切光忠的肩。“小光,我想吃咸蛋黄的月饼。”
  “你先尝尝你的芥末月饼?”
  “身为总大将要身先士卒嘛,肯定不能我先吃啊。”鹤丸说得那叫理所当然。
  “把那边的鸡蛋给我。”
  鹤丸应了一声,把咸鸭蛋递过去。
  烛台切光忠接过一看,非常无奈地拍开他的手:“你到底想怎样?”
  “我来帮忙啊。”
  “帮倒忙?”
  “是啊。”鹤丸国永又跑到他面前,摸着下巴看着他。“不愧是小光,很了解我嘛。”
  烛台切光忠看他好半晌,理理他的衣襟,再拍拍他的肩膀,状似不经意地说:“你今晚给我等着。”
  “哇哦,说出了让人很期待的话。还真是惊喜啊~”
  “先让我好好做个月饼行么?”
  “我要咸蛋黄的。”
  “你先把你的绿皮月饼吃了。”
  “嘛,不要~”鹤丸国永笑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神神秘秘道:“小光,你从刚才起有没有某种冲动?”
  “比如呢?”烛台切面不改色地任由他说这些令人误解的话。
  “想不想……高歌一曲呢?”鹤丸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根胡萝卜凑到烛台切面前,在对方看傻子的注视下还上下晃了晃:“厨房不都是你们展现歌喉的舞台吗?来嘛来嘛来一个。”
  “……我看你真的想被我送到歌仙的厨房里是吧?”
  “哈哈哈哈哈!”
  “去把烤箱热起来。”
  “哈哈哈哈好的哈哈哈哈。”鹤丸笑归笑,动作还是麻利的。“呐,小光。”
  “嗯?”
  “月饼做成双蛋黄的吧?”
  “哦?怎么说?”
  鹤丸撑着下巴,笑得开心:“这样就算我吃芥末月饼时塞给你一半你也不会拒绝的吧?是吧?”
  “……不,我还是会的哦。”烛台切光忠表示自己冷酷无情。
  “真的吗?”
  “真的。”
  “哇,好过分啊小光。”
  “别再捣乱了,不然别人吃月饼你吃月饼皮。”
  “哦……”
  事后鹤丸收到的一块绿油油的绿皮月饼,当时脸就垮下来了,目光幽幽看向一旁正在穿衣服的烛台切光忠。但是对方根本不理他,穿好衣服就走。
  “哎呀哎呀。”似真似假地感叹着,鹤丸举起那月饼咬了一口。意外的,绿色的面皮不是什么芥末,而是……凉凉的薄荷?馅料里面也包着他说的,双蛋黄。
  “啊啦,还真是温柔的家伙啊,小光。”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