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联动】梅干饭团不长这样

梗源:“呼唤你名” @-梓熙-

照例离题两万里。
ooc预警。
顺便还了欠的文w
日向正宗与婶的文w
哎嘿嘿,小少爷好苏w
————————————————
  上课铃声是折磨,下课铃声是救赎。
  这大概是每个学渣的共同想法了。
  但凡事也有例外。
  成绩优异的少女也期待着下课。
  盛夏的中午,天气暴烈得让人恨不得埋进冰块里。伴随下课铃响,老师还在“我再多说两句”地拖课,少女猫腰与相好的同学打招呼,让对方帮忙掩饰。
  对方眨眨眼,示意她快去吧。
  少女对她竖起大拇指,偷偷溜出门外。
  这样热的天气向来是很影响胃口的,然而人的口味选择却很是两极分化,要么重盐重辣,要么寡淡如水。食堂的饭菜总是不那么对胃口,但如果不早点去的话,又会什么都吃不到,或许是最喜欢的那道菜,或许是看起来配料比较多的那份汤。
  然而少女刻意逃课也不是为了去食堂抢先他人一步打饭,而是绕去存放私人物品的保管室。
  钥匙对应正确的锁孔,少女打开属于自己的保管柜。
  果不其然,摆在她面前的又是跟昨天一模一样的食物。
  新鲜的,热乎的,刚做好的梅干饭团。
  紫菜包裹米饭,开胃的梅干点缀在上面。小巧玲珑的数个,整整齐齐地盛放在盘子里,就这么摆在她的储物柜中。更别出心裁的是,如果掰开饭团,里面则包有肉松与虾仁,用紫菜稍作间隔。
  最里面的是肉松,紫菜包裹着,先铺一层米饭又垫了一层虾仁。米饭应该是特制的,口感极佳,最顶上是一颗腌制的梅干。这样的天气让盯着那些饭团的少女不禁口舌生津,望梅止渴,诚不欺我!这些饭团用料之丰富,做出来的形状却还是那么小个可爱,可见制作者的用心。
  但,问题是,她压根不知道是谁送的啊!而且已经连送好几天了!
  说起来,好像是自打她开始做那个奇怪的梦开始,她每天都会收到各种跟梅干有关的食物。而且是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办法送到她面前,还没人知道怎么办到的那种。比如只有钥匙能打开的保管柜,看看那新鲜热乎的饭团,啧,细思恐极,简直太可怕了!
  就像她今天,明明已经提早下课跑来逮人,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结果……显而易见,毫无收获。
  “呐,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听不听得见。那个,很感谢你这几天给我送饭,但是还请现身吧。这样躲躲藏藏什么的,实在挺吓人的。”
  少女对着躺在柜子里的饭团说完,忍痛将那些饭团拿去丢掉。
  她惜命,怕有毒。只能辜负这位不知名仁兄的好意了。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少女匆忙接电话,发现是那位给她打掩护的同学打来的。
  “怎么样,找到那个暗中给你送饭的大好人了吗?”
  “唔,没有。感觉这人速度七十码,跑得比兔子还快。”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什么沙雕比喻,记得给我带份酸辣粉,多酸多辣少放葱花。”
  “好的w今天谢谢啦,回见。”
  少女挂掉手机,深呼吸,把柜子关上,走人。
  在她离开后,隐约的身影在暗处浮现,英伦风的装扮,素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按住红披风的一侧,浅金色的发由幻影逐渐凝实,直至一双灰蓝的眼睛缓缓睁开。
  无论怎么看都如同外国那些贵族少爷的美少年持刀而立,看了眼被丢弃的饭团,又看向少女离去的地方,身形再次黯淡散去。
  ————————————
  风声如兽吼,天际如云摧。
  那些诡异的怪物手持各种兵器对她进行围剿。
  为什么要追我?
  难道我属急支糖浆吗?
  少女讶异于自己此时还能想到这个冷笑话,但身后夺命追击的真实感让她片刻不停地在奔跑。
  要快点,再快点。
  无可名状的危机感随着追逐越演越烈,恐惧如海浪轻拍,一层叠一阵。
  “保护好——!”
  “——别怕!”
  “誓死相随于您……”
  “拼上此身,护您周全。”
  随后,她眼看着有道模糊的人影冲向她的身后,在她转过头去那一刻,破碎在她眼前。
  啊——!!
  少女猛地从床上弹起,懵了一阵子,最后无奈地抓了抓自己毛燥的头发。
  唔,又是这个梦!
  梦里她成为那个被追逐的倒霉鬼,还有人为她死翘翘。
  真的是……少女抱住自己的膝盖,茫然了一下,试图回忆起梦里还有什么。
  应该是有的。
  不过瞄了一眼闹钟——我靠!十点了!
  少女匆匆忙忙梳洗完毕,抓着书包就跑。她一直是独住的,本身也能够好好照顾自己,所以父母那边问题不大。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迟到……到……到?
  跑到半路的少女打开手机一看,日期显示今天周六……
  哦!她面无表情地关上手机,决定把这事忘掉。这种事情,绝对不要被人知道啊!
  “哔哔!”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少女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扑倒。好险躲过一劫,她惊魂未定正要跟救人的那位道谢,看清那人的模样时却不由语塞。
  好、好漂亮!
  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意外的干净而温暖。英伦风的美少年看着要比少女小几岁,但举止却截然不同。
  “谢,谢谢你救了我。”
  他似乎要说些什么,但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最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目送他离开,少女喃喃:“……原来,不会说话吗?”
  她并不知道,装在路口的摄像头诚实地记录下这样的一幕:走在路上的少女停下看手机,汽车呼啸而来,少女突然弯腰后翻,跟被人扑倒似的。
  可摄像头里,除了她跟跑走的汽车之外,再没有其他会动的东西。
  ————————————
  此后少女经常撞见那位美少年,可是他们从来没有交谈过哪怕是一句话。
  往往是她说完,少年看着她,嘴唇微动,但发不出声音。
  而且他总是来去匆匆。
  最后,最让少女吃惊的是,某天他居然捧着一个梅干饭团来到她的面前。
  那个就跟被她扔掉的那些饭团长得一模一样……
  少女紧紧盯着他,半晌说不出话。
  少年缓慢地做出唇形,少女不自觉跟着做,他重复数次,她就跟着念了数次,直到她记住这些发音。
  可是,这天之后,少年再也没出现。
  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掉了!
  不该忘掉的啊……
  少女打开手机,对着搜索念出少年引导她发音说出的那句话。
  感谢科技发达的今天,让她能够随心所欲地知道一些事情。比如这个语音……等等,她不是来卖广告的。
  “呼唤……名字……”
  ……搞事呢?
  她都不知道他叫啥!
  玩她呢?!
  少女把手机摔枕头上,自己也跟着扑到床上去。
  话是那样没错,但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叩问:真的不知道吗?
  答案薄如窗纸,一捅就破。可是缺少契机,到底、是要怎样?
  少女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在“名字”二字上面目光停留许久,还是选择关掉,眼不见心不烦,不想了不想了!
  ————————————
  依旧是这个梦。
  她在梦里被长着骨刺的怪物追杀,很多人舍身保护她。
  但在梦境的最后,她还是死了。
  为了保护剩下的,还没死去的人。
  听上去好像很伟大,但她很痛。
  梦里居然也会痛,真的很神奇。
  其实梦里的痛感往往隔着水雾一类的东西,你知道正在经历什么,将会有什么感受,但可能就是为了区分现实与虚幻吧,那类感受往往并不是十分真实。
  她意识到,自己又要重复被怪物杀死的那一幕,都做好准备了,反正……欸?少女懵逼看着在梦里疯狂追逐她的怪物身体被破开洞口鲜血直流,倒下消散后,露出的是这段日子以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美少年。
  他跟自己平日里见到的不太一样。
  并非特指他身上惨烈的伤口,而是神情,那种视死如归的决绝,看着她的眼神还有几分不舍。
  随后,在千钧一发之际,她发现自己动了起来,将他拉过来,护在身下。
  霎时清醒。
  一睁眼就看见梦里人该有什么反应?
  少女选择呼喊,但还没叫出声,刚张口就被少年拿饭团给堵住了。
  他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声张。
  “……”少女吐掉那口饭团,呸了几下试图去掉那味道。她觉得有点头大,这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啊,私闯民宅是要被当成hentai处理掉的。就算长得好看,不能为所欲为啊!
  少年无声做着口型,还是那句话,但她只认得两个词,呼唤与名字。
  “你叫什么?”
  少年只是默默看着她,这次竟然当着她的面,消失了……
  靠!见鬼了!少女抓抓自己的头发,很是烦躁。
  这事她也没跟其他人说起,左右这么个玄乎的事,就连那些每日必有的美味食物好友都觉得是哪个暗恋者送的,还撺掇她赶快接受,毕竟会做那么好看食物的男孩子是相当少见的。
  emmmmm……少女看了眼被她咬过一口的饭团,努力地回想,那个少年到底叫什么。刚才那么诡异的一幕实在让她很容易联想到阿飘,但是这家伙经常在大中午给她送饭,显然是不怕阳光的。因此种族是阿飘的可能就不成立了。
  也不知道哪个人物说过,名字是最短的咒。
  少女现在闭上眼就是梦里少年挡在她身前的一幕幕,他的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你到底叫什么?”
  隐隐约约之间,她应该是知道的。
  但是,为什么……少女看着手里的饭团,她从来没有吃过这段时间来路不明的食物,尽管这个饭团看上去很好吃。可如今,她也许该试试。
  ————————————
  “我觉得我可以把梅干做得更好吃呢。”
  “是吗?哈哈,可我觉得现在就已经很美味了。”
  “那就期待我给你的惊喜吧,不会辜负——之名。”
  “欸?好啊,那我可拭目以待了。”
  ……
  “虽然来到这里比较晚,但与您相识真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哎呀呀,接下来会是要告白吗?”
  “唔,如果您需要的话。”
  “那可不行,你现在才入世不久。认识的人类也就我一个,不要产生这种类似爱之类的错觉啦。我会困扰的。”
  “刀剑恋慕主人,是错的吗?”
  “呀嘞,这个嘛……”
  ……
  “嘿,试试今天的梅干饭团吗?”
  “新型口粮吗?唔唔!好吃呀,居然还有我最爱的虾仁,——好棒!”
  “您喜欢就好,非常荣幸。”
  “——真厉害。”
  “那我可以要点回礼吗?”
  “说吧,比如呢?”
  “一个吻。”
  “……我现在吐出来还你还来得及吗?”
  “噫~”
  “哈哈哈,不过我拒绝了你还能继续吃吗?先说好,吃下去的别想我吐出来。”
  “嘛,吃吧吃吧。”
  ……
  “我觉得您有点过分呢。”
  “怎么啦?”
  “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很好呀,又细心又体贴更不会做多余的事情,很分寸呢,一点也不像你的外表年龄。”
  “呵呵~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没把我当做成人来看待。”
  “这个嘛……”
  “我说,正眼看看我吧。”
  “嗯?”
  “我在追求你呢。”
  ……
  “快走!”
  “——!”
  ……
  “为什么、要这么做?”
  “……唔。”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就当是我的回应,来找我吧……”
  ————————————
  来找我吧……日向正宗……
  “日、向、正、宗。”几乎是一字一顿,不知何时,泪水遍布少女的俏美的脸上。残缺的记忆那么多,冲击得她不知所措,她喃喃着歉语:“对不起……对不起……”
  记忆回归的瞬间,她记起了一切。
  时间溯行军,战斗到全军覆没,全本丸的刀剑男士几乎全灭……最后只剩日向正宗。
  她在他面前死去……
  对不起!
  “您在呼唤我?”
  少女惊讶抬头,正好对上那双灰蓝的眼睛,如同雾蒙蒙的天空,却有着几分矛盾的干净。大概是少年生得太好了。
  “呼唤我的名字,是想起来了,对吧?”
  少女点点头,是的,呼唤你的名字,想起一切,承认一切。
  “那么,欢迎自迷途归来,主人。”日向正宗向她伸出手,微微笑着。“等你好久了。”
  “嗯……”少女将手交给他,这是上一辈子守护她至最后一刻的短刀。
  “要跟我回本丸看看吗?”
  “本丸……还在?”不,记忆里不是被毁灭了吗?
  “我还在啊。”日向正宗紧握她的手,微微偏头说到:“我们一起回去,把大家找回来吧。”
  “可我……”
  “这一世的亲人朋友吗?不用担心,您还是能自由往返的。”
  “欸?”
  “神隐这种事,不会发生的。”少年看着她,神色认真:“请再次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的。”
  “……好的,日向正宗。”不知何故,兴许是那个梦太逼真,又或者之前那个梅干饭团有毒吧。
  梦里那个她,心底里压抑着 ,因愧疚与罪恶感而压抑着。少女努力扯起嘴角,不能再逃避了。
  少年看着她,松开她,单膝跪下,奉上自己的本体短刀。
  少女接过,体内沉睡已久的灵力澎湃涌动,化作微光流入手上的短刀之中。
  
  契约,成立。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