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刀剑乱舞】愚人节的过分玩笑3

  重度ooc,ooc严重。
  可能会不同程度的黑化。
  也可能不会有啦嘿嘿w
  大概是污力滔滔,不,是真的糟糕。
  没人点的情况下瞎写。
  在作死深渊边翩翩起舞的婶
  就当是明年愚人节提前给大家伙过了
  大概剧情就是婶把愚人节玩脱了的故事吧。
——————————————————————
  数珠丸恒次
  
  “我有别人的孩子了。”少女郑重地跟庄严圣洁的佛刀说着。嘛,天知道她是怎么做到欺骗佛刀而不心慌的。
  数珠丸恒次转了几圈佛珠,南无妙法莲华经念了数回。在少女按耐不住前开口:“不可妄语。”
  “切,原来早就看破了。”少女鼓起腮帮子,扑过去抱着他,埋在对方怀里。“明明是愚人节,你都不陪我开心开心,信不信我真的找别人生猴子去。”
  “随意。”
  “你说啥?”
  佛刀似是微微抬起双眸,目光在她身上凝滞瞬间,又似分毫未动,被注视只是少女的错觉。
  “哼,记住你说的,我这就找别人去,再也再也不想要见到你了!”少女被他的态度气得够呛,转身就走。气呼呼地想着先去基友家住两天再说。但是越走越不对劲,越走越不对劲……她无论如何,竟然也走不出他的三米以外。
  “随意,”数珠丸坐在那里,轻声重复这两个字,却在后边添了一句:“只要你能离开。”
  无端风起,冷得少女打颤,她直觉没那么简单。
  “吾随时在此,恭候汝之归来。”
  明明他说的是敬语,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是有种被他全部握于掌心的害怕?
  “回到我身边来。”数珠丸恒次终于睁开了他的眼睛,可周遭已沦陷黑暗,她什么也看不见。“又或者,我到你那里去。”
  下一秒,有人抓住她的手,冰凉的柔软自手背磨蹭到手心。
  “在僧人心中撒下迷障之后就想离开吗?”
  “实乃魔者所为。”
  你想干什么?
  黑暗吞噬了她的声音,但没有抹消她的思维和感知,熟悉的、与他性格态度皆相反的体温传来,将她一点点包裹住。
  对方用他的行动告诉她,他在……封魔。
  ——坠入深渊。
  
  ——————————————
  笑面青江
  
  “是吗?真是让人吃惊呢。”绿发胁差单手支着下巴笑了笑,又伸出手在少女的小腹上摸摸,惹得少女拍开他。
  “你干什么呀!”
  “摸摸小主君啊,希望他可不像你,要更注意自己的形象一些。”
  “噫,你好烦。”少女嘘他,不过又压抑不住笑起来。“但也好笨,随便忽悠你都信。”
  “哦——原来是骗我的啊。”
  “当然啦,愚人节快乐~”
  “总觉得你在暗示我可以做点什么。”笑面青江按着她的肩膀,跟她对视的是隐藏在绿发之中的红色眼眸。“今天是可以开玩笑的日子对吧?”
  “啊……对……”被那妖异的颜色迷惑,少女微微点头。
  略显粗糙的手指抹上水润柔软的唇瓣,轻轻磨蹭着以指腹描绘唇形,似要探入那湿暖的地带,又在关键时刻止步。
  “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你也是心大啊。就不怕发生点什么做成事实吗?比如……”胁差眼神暧昧。
  少女反应过来,意识到他在说什么,羞愤之余将人推开又捂脸,后边索性赌气回答:“我不信会发生什么!大家又不是你!每天都说些令人误会的话。”
  也该庆幸听到这话的人是他吧,不然……以大家对她的态度,怕不是要做点控制不住的事。但是,她这个样子……
  “那你去说啊~尽管去。但那时可不要哭着求我,我会隔岸观火的。”看着由各种念头交织而成的火焰,将你们焚烧殆尽。
  “果然是个混蛋。”恶劣的家伙。
  被少女跺脚离开时故意踩到的笑面青江轻嘶一声,目送少女离去的背影,想了想,最终还是跟上。
  “你干嘛跟着我?”
  “唔,大概是想看你玩火吧?”
  果然,还是不忍心看着她被火焰吞噬。如果可以的话,还不如由他来当那把火。起码能够有些分寸……哼哼,大概吧,谁知道呢。
  ——在深渊之前悬崖勒马。
  
  ——————————————
  山姥切国广
  
  “被被。”少女绕到他面前,双手合十表情真诚地撒谎:“我有小宝宝啦~”
  山姥切闻言,思维发散:主君有宝宝了,那一定会很可爱吧,是男孩还是女孩?女孩吧,听话且不会闹。孩子要喝什么奶粉呢,要养在本丸还是现世,教育方面怎么说?啊,相信大家都能好好教导小主君的……等孩子长大想必是非常可爱聪明、漂亮乖巧的,稍等一下,要是太过美好招惹其他不怀好意的人该怎么办?不行,得教她剑术,绝对必须的!短刀,薙刀还有打刀太刀什么的,女孩子挥着大太刀不太好看啊就不用学了。
  想了许多,想到老远的山姥切国广在审神者期待的目光中,久久回复了一个字:啊。
  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少女猜不透啊!
  “宝宝是【别人】的孩子哦。”少女重点强调了一下。
  终于把思路接上的山姥切国广懵逼:啊?谁的?
  “哎嘿嘿,被被会为我开心吗?”
  “……”又胡思乱想一通的山姥切国广最后用被被把自己包起来,跑掉。
  卧槽!好像玩脱了!
  是夜,少女跑去山姥切房中找躲了她整整一天,却发现他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糟糕……真的……玩太大了!
  “被被,对不起。”少女蹲在他身边,拉着他的手,认真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不该骗你……”
  “不用道歉,反正我也是个仿品,谁会在意仿品的心情。”喝醉了的山姥切国广跟平时看起来真的不一样。依旧是自嘲的语气,却带着几分深沉的压抑。
  “被被……”少女抱住他,看见这样消沉的山姥切国广,她这回是真被吓到了。蹭蹭抱住的人,她再次道歉:“真的抱歉!我、我不知道这个玩笑会伤到你,我以为你知道愚人节。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该是我说抱歉。”
  “欸?为什么?”被被真是大好人,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安慰她!假哭的少女偷偷瞄了一眼山姥切,却发现他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纠结和犹豫,隐隐间还带着几分阴暗。
  是兜帽下投影所产生的错觉吧?
  “我不想,再承受戏弄了。”将少女纳入怀抱,混了酒香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随后是唇上,最后化作并不温柔的噬咬。
  ……黑、好黑……为什么她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她的光呢?
  浑浑噩噩的思维,直到抬眼金发的付丧神向她走来,才稍微有些清醒。
  她伸出手,努力想要抓住。却被身后另一只手抓住,拉了回去。转头看去,是那个本该向她走来的金发付丧神,他已将她完全占据。
  光,走了……
  他,来了……
  ——坠入深渊。
  
  ——————————————
  药研藤四郎
  
  “药研药研,我有别人的孩子啦~”少女开心的宣布,但近侍的反应极为冷淡,连哦都不回一句。“唉,好无情,就算是愚人节这个日子都不被我骗到。你假装被我骗到会怎样啊?”
  “行,大将想见到的话。”药研藤四郎扶了扶他的眼镜,将少女桌上的文件扫落地板,在她站起来发火之前把人按回椅子上,一条腿踩在扶手上。手里把玩着充当本体的剪刀,面色冷漠:“介意我跟那位让你怀孕的聊聊吗?不干嘛,剪掉作孽的根源而已。”
  “药、药研……”你的态度为什么是这个?不应该是仗着自己学医的,然后嘲笑她开什么玩笑不好偏偏骗他这种事吗?你是不是假的药研啊?
  “大将,希望你清楚。”气势堪比太刀的短刀支起少女的下巴说到:“我们是恋人关系,有些玩笑开不得。”
  “……抱、抱歉!”好凶啊!!
  “好了。”药研突然笑起来,那令人害怕的气势也消去许多。他轻轻抚摸少女的脸,“吓到你了?抱歉,只是演示而已,我已经尽量控制了。”
  “唔,很生气吗?”
  “设身处地想想,你说呢。”
  少女噎到,别说,要是药研来跟她讲他跟别人有了孩子……她会炸的!
  “对不起。”少女低头,这回的道歉是真心实意的。
  “不过,大将想要孩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欸欸?”
  细白的手臂揽住男人,十指在对方的冲刺下于背部留下不少抓痕。给予对方疼痛所付出的代价是被一次次送上顶端,叫唤到嘶哑的声音还在持续。
  “只要这个状态下交合,怎么也能怀上的,对吧?”
  “你所期待的,我都能替你达成。”
  “所以,还想要么,大、将?”
  ——差一点掉下深渊。
  
  ——————————————
  今剑
  
  “什么?真的吗?”小天狗看看少女的肚子,又抬起头看看她快要压抑不住笑意的脸。看破不说破的他好奇地绕着她跳来跳去,“哎呀哎呀,是谁的呢?让三条家都去拜会一下吧?”今剑笑弯了眉眼,突然抱住少女。撒娇似的说着:“给我添了家人呢,是要好~好~谢谢对方呢,呐,是吧?”
  “……”嘶,怎么觉是要带上三条家去活撕了对方才是真的?少女怂了连忙解释,误会误会都是误会,愚人节快乐啦。
  今剑先是质疑地歪头,又是伸手在少女的腹部摸摸,弄得她直呼好痒快住手。
  “啊!所以说,主人大人是在欺骗我吗?”小天狗再度抱住少女,把头埋在对方柔软的腹部。“我伤心咯,很难过哦,怎么也哄不好了。”
  “噫!!卖萌可耻啦!”话是这样,但少女还是招架不住小天狗火力全开的卖萌攻势,最后晕乎乎地答应了许多条件。
  “那么,说定啦~”小天狗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少女捂住被亲的地方,非常大方地回亲。
  “嗯嗯嗯,说定了说定了嘿嘿~”
  欸?说起来,她答应今剑什么来着?嘛,算了,小天狗那么可爱,答应什么都可以啊!
  ……啊,当时的她,大概是个傻子吧。
  被按在墙上承受身后冲撞的少女想笑当时的自己,可发出口的却是断断续续的喘息和呻吟。
  “唔~不是喜欢小孩子么?”温热的气息伴随应是陌生的声音在侵袭嫣红的耳朵。
  “既然主人大人想要,那么当然是,义·不·容·辞啦~”似是不经意地舔过耳根,本来揉按胸前柔软的手下移到了她的腹部。
  昏暗的灯光下,艳红的眼睛依稀可见短刀时期的几分神采。可更多的是,作为成人体型时的危险与魄力。
  “虽然转换体型有点麻烦,不过……”他轻轻将她往自己身上拢住,下巴蹭蹭她的发顶。“都是我太迟钝啦,感谢您这么委婉地告诉我~!我会努力的~”
  努力让您……拥有我的子嗣……
  ——坠入深渊。
  
  
  
  
  
  
  

  
  下期预告:烛台切光忠,髭切,巴形薙刀,鹤丸国永,萤丸。

评论(49)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