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我想到一个可以说很羞耻的梗,有机会就写,都是亚瑟和百绘那对给我的灵感。
婶婶听乙女抓面对男神音露出痴汉笑,然后被刃逮到。婶就假正经地表示这是严肃正经的科学研究。然后刃表示,这样啊,没问题啊。但正常男人不会这么喘的,我喘给你听啊。接着就把婶咚墙上在婶耳旁喘。婶个雏被喘红了,各种躲,刃就说,行了,我喘完了,该你了。婶尖叫,撞墙而逃,破墙而奔。
推荐实施刃:青江,千子,药研,大般若,小龙,烛台切,小狐……不能龟甲,他肯定自己嗨了。
啧,老纯洁了这个脑洞,衣服都好好穿着,连小手都没牵,就是不知道为啥,有点羞耻是怎么回事?

评论(4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