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刀剑乱舞】愚人节的过分玩笑1

  重度ooc,ooc严重。
  可能会不同程度的黑化。
  也可能不会有啦嘿嘿w
  大概是污力滔滔。
  没人点的情况下瞎写。
  在作死深渊边翩翩起舞的婶
  就当是明年愚人节提前给大家伙过了
  大概剧情就是婶把愚人节玩脱了的故事吧。
——————————————————————————
  加州清光
  
  “您、您再说一遍?”
  “啊啦,没听清吗?”少女羞涩捂脸,眼角余光偷偷向近侍瞄去。“我有小宝宝啦,是别人的。”
  “是谁的?”少年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少女摇头晃脑就不说,看见近侍已经上当,十分开心地拉起他的手。“嘿,难道最最可爱的清光,你不为我开心吗?”
  “是谁的呢?”打刀反握住她的手,似乎是缓过来了,笑容如同往昔。“总得让我见见那位吧?”
  “欸?”
  “能让主人怀上真是了不起呢。”
  这是少女昏过去前唯一能听到的、仿佛蕴藏无数黑暗的呢喃。
  再度醒来,枷锁在身,她被囚最幽深的牢笼里,四肢虚软无力,可是有人自后面拉扯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脖颈有温热的气息喷洒,还有轻微的刺痛传来。
  “呐,主人,我是不是最可爱的?”
  不……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是,那你为什么不爱我了?”
  不是……我……我……
  “跟别人有了孩子,还真是过分啊。”
  那只是、只是……一个玩笑……
  “告诉我,那人是谁吧?”
  ……谁?谁……啊,快停下……
  “让他也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
  “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不是吗?”
  ……放、放开我……
  “当着他的面做这一切,再当着你的面杀了他,才能让你们都认清现实吧?”甜蜜的语气,爱恋的温存,恐怖至极的内容。轻柔的吻落下:“呐,今后便好好爱我吧。”
  ——坠入深渊。
  
  ——————————————
  歌仙兼定
  
  “歌仙,我有了。”少女的话让正对她而坐的歌仙兼定浑身一僵。
  “您在说什么?”文系打刀放下茶具,随意地将手搭在刀柄上。
  少女无辜歪头,绽放灿烂笑容:“啊啦,上当啦~愚人节快乐。嘿嘿w”
  似有无尽黑暗从茶室里冰融雪释般退去,歌仙兼定跟着笑笑,包含了几分宠溺。
  “其实还想说,怀上的是别人的孩子的。”少女竖起手指点在颊边,眼光并不停留在他身上。“但总感觉说出来你会很生气,会变得很可怕,于是就打住了。我是不是很聪明?”
  “是的,非常聪明。那么您还知道一句话么?”
  “啊咧?”
  “坦白不一定从宽。”话甫落,歌仙兼定将少女拉扯过来按倒在地上。指甲修剪得齐整圆润的手指滑过她的脸侧,捏住她的下巴。那瞬间,少女发誓,她在他的眼中看见的是暴虐与杀意,还有几分纠结的痛楚。
  这让她意识到,完了!玩脱了!
  “有些事情,哪怕只是起了一丝念头,也是不允许的。”
  背叛即是死罪,无可避免。
  她跟自己本非同一世界的人。
  为了得到她,他已经退让诸多。
  可是,完全接受不了,她与本丸之外的人有牵扯。
  “呜呜……”歌仙……
  回应她呜咽之言的是被撕裂的衣物之声,不再隐忍、不再温柔的侵入让她深陷将要被吞食的恐惧。
  虚弱的抵抗被无视,双手被压制,少女闭上眼不敢再看。
  “您想要孩子是吗?那么,我会努力的。”耳边的轻语混杂几分浓稠到化不开的阴郁深意,激起少女身体与心理的双重颤栗。
  有什么发生了改变……
  ——坠入深渊。
  
  ——————————————
  三日月宗近
  
  “我有了其他人的孩子哦。”少女戳戳太刀的肩膀,又偏过身看他的反应,发现对方的神色如常。她微微鼓起腮帮子:“你不生气吗?”
  “哈哈哈,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生气一下。”三日月笑了笑,丝毫就没有生气的样子。
  “好敷衍!”
  “嘛,毕竟子嗣很重要。您有了,不管是谁的,我都会视如己出,好好教导、辅佐的。”
  “切,才不要~反正不是这个本丸任何人的,我要带孩子走,独自抚养长大。”少女见他那番态度,干脆将话说绝,反正今天是愚人节,她完全不担心。
  “哦吼,就是说,这个孩子并不是本丸里任何人的血脉?”
  “哼。”她就睡过他啊!但她会说吗?绝对不会啊!
  可是少女并没有得意太久,只见方才还满不在乎的三日月宗近朝她的方向看来,微微扬起嘴角,眼中新月交织幽蓝夜色。
  “那就大为不妥呢,小姑娘。”
  “有什么……”不妥二字未出口,像是被什么击中。少女直挺挺倒下,正好倒入三日月好整以暇的怀抱之中。
  “嘛,你会知道的。”
  少女自昏沉之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脖子上套着裹了软皮的铁环,有长长的锁链不知延伸到何方。惊慌失措之间的后退,却撞入某个怀抱里。
  尖叫戛然而止,有人捂住她的嘴,是最熟悉的声音在说话:“真是有活力啊。”
  “唔唔唔!”三日月!
  “嘘。”他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微微侧身,轻轻触碰她敏感的耳朵。“很吃惊这一切吗?不过是将早就套在你脖子上的绳子拉紧而已。”
  为什么……要这么做?
  “长久以来给予你的自由似乎被你当做放纵的资本?”
  你在、说啥?我不过……开个玩笑,为什么……
  “该认清现实了,小姑娘。”
  不……不……
  “你本该除了我身边之外,再无处可去。”
  ——坠入深渊。
  
  ——————————————
  明石国行
  
  “我说,我有了,有别人的孩子了!”
  “哇哦,这是真的吗?”浮夸的腔调,以及懒洋洋的态度,仿佛就压根不将那应该很是惊人的消息放在心上。“是谁的孩子呢?可不要指望我有干劲去教导哦。”
  少女瞪着他,觉得自己刚才重复了三次的玩笑全成他对自己的娱乐。她才是那个愚人节笑话吧!
  “呵,放心。绝对跟你没关系。”少女暗暗咬牙,却还是装出微笑。甚至将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拍开。
  “还没说呢,是谁的孩子?”
  “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明石国行又一次搭上来,这次是手脚并用,将少女圈住。
  “让老情人知道新欢是哪位也是应该的吧?说说看,如果继任合格,我是会送上祝福的。”
  这样的威胁跟开玩笑似的,谁信啊。起码少女是不信的,有意怼他:“不如你又怎样,我喜欢不就好了。我现在怀上他的孩子了,你,输了。”
  “什么啊~”太刀拉长的语调更显漫不经心,无意间蹭着少女的颈侧,单手将人勒进怀里。“我自认是很没干劲的了,比我还要糟糕的人那可不行。”
  “孩子你想要可以留着,但那个男人,我会去处理掉。”依旧是慵懒的语调,但话里的内容却和锁住她的动作一样认真。“输给连我都不如的人,就这么将你拱手相让,啊,会不甘心的。”
  “你——”
  “你不是希望我有些干劲吗?此刻正是好机会啊,所以,要不要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在深渊边缘摇摇欲坠。
  
  ——————————————
  太郎太刀
  
  “太郎。”少女拉拉神刀的袖子,眉眼带笑。“我有别人的孩子咯~”
  “……”
  “欸?好像没有相信的样子。我是说真的哦,你快相信我啦!”
  “……”
  “噫,愚人节都耍不到你。”少女松开他的袖子,气呼呼地朝前走去,但还没迈开几步,就被捞起来,还没来得及惊叫就落入身后大太刀的怀抱之中。
  “有身孕的情况下不要乱动。”神刀面色肃穆,语气正经。“要去哪里,我抱着你去。”
  面对这样体贴照顾的太郎太刀,少女很愧疚,于是抵着他的胸口解释,她根本没有怀上别人的孩子,是愚人节的玩笑。
  “这样么?”
  “当然啦,你进都没进来,我又没有找别人,怎么可能怀得上?”少女丝毫不避讳这种大胆话题,她想看神刀的反应,结果发现他还是那副老样子。噫,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旁说道:“今晚就进来嘛,不要手指啦,这个可不是,愚·人·节玩笑哦~”
  “……”
  “么么哒~”一字一个轻吻,落在他的下巴,他的嘴角,他的唇上。
  “好。”
  “欸?”
  夜凉如水,却降不下室内的温度,那是足以将空气都点燃的热烈。
  宽而大的手掌握在柔韧纤细的腰肢上,细密的汗水打湿长发。少女趴俯在男人怀里,狠狠咬住对方的肩头,但依然还是在某些瞬间流出数声破碎的轻哼浅吟。
  神刀比起往日更加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安抚她之后响起:“要全部,吃下去。”
  少女被撑得难受,唯有发出几声呜咽抗议。
  “您的祈求我会满足,无论是什么。”
  可这也……太、太撑了……
  别再动了、别啊……唔!
  ——一脚踏入深渊。
  
  
  
  
  
  
  
  下期大概是:石切丸,一期一振,膝丸,长谷部,再加任意一位。

评论(82)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