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我在微笑。

@哪有我这样咸鱼的婶婶
一期一振x鹤丸国永
BL,BL,慎入。
三百fo点文系列
ooc,ooc,ooc
哎嘿嘿ww
食用愉快
大概是
有点儿害羞的一期x意外很直接的鹤丸
对,一期鹤,
吓到了吧?哎嘿嘿(´▽`)ノ♪
——————————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大清早被敲门声吵起来的鹤丸国永披着外衣,看向衣着整齐看样子打算出阵的一期一振。
  “我记得今天列表上没有要我当番的任务啊。”
  “是的,昨晚临时改变,鹤丸殿你今天的手合对象是我。”
  “什么?”鹤丸国永轻啧,安排他跟谁手合不好,偏偏安排这位欧豆豆总被他吓到飞起的一期一振,emmmmm,审神者是嫌他最近太清闲给他找乐子吗?
  行吧,既然今天是他跟他的手合,总不能不去啊。
  简单的问候之后,是两人在场上毫不保留的切磋。
  刀剑相对,错身刹那,便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较量。一期一振起先还是能够克制的,发现这点的鹤丸国永偏头盯着他,露出熟悉的搞事笑容。
  鹤丸的速度绝对算不上最快的,尽管他特别喜欢高喊别人太慢了太慢了。只是他出招的角度十分奇险,并且路数诡异叫人琢磨不透。
  一期一振亦不是好相与的,别看平日里待人接物和善温雅,处处透着几分可亲与绵软,但战斗起来可丝毫不会辜负其名。
  两位皇室御物愈打愈烈,下手仿佛失了分寸,在某次身影交错的瞬间,纷纷在对方身上留下血色痕迹。
  “啊呀啊呀,虽说染上红色会更像鹤,但这种染色的方法怎么看都不像啊。”鹤丸国永甩去刃上的血迹,又轻轻抹了一把才收刀回鞘,他们本丸可不禁止真刀比试。转头看去,一期一振也正将刀上的血迹在手套上抹过再收刀。“我说,应该是你向审神者申请的吧?”
  “是的。”
  “哇,没想到一期一振你是这种人呢?呐,找机会把我打一顿是什么操作?”鹤丸国永完全忽视了自己明明也砍了人家一刀的事实。
  “鹤丸殿。”一期一振笑得温和无害。“关于你屡次惊吓我们粟田口的事情,我们趁这个机会谈谈吧。”
  “嗯嗯嗯?”鹤丸国永慢慢后退,寻思着一期一振要跟他谈什么,是上次泼水事件,还是上上次的怪谈事件,又或者是上上上次的给本丸藤四郎灌酒导致遍地藤四郎事件。眼角余光瞟着他处,鹤丸国永嘴上推辞:“免了免了,我还有事,告辞。”
  “尤其是,你跟主殿那次交谈的内容,在下十分想知道。”
  “……”鹤丸国永转身就要跑,结果一期一振持刀拦截,用既然都受伤了那就一起去手入室待着吧的借口,拖去好好谈话。
  其实两个大男人坦诚相见没啥,真的没啥,奈何鹤丸国永他胆大包天,此前开了一点小玩笑……好吧,可能玩笑有点大。
  “那个,你今天不用照看你的弟弟们吗?”鹤丸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药研和厚在帮我照看他们。”一期一振看过去,又道:“主殿跟我讲,你对她说我这么容忍你折腾粟田口是因为我是你的人了。”
  牙白……
  鹤丸揉额头,他当时就不该为了吓到审神者而信口开河。没想到审神者居然信了,还跑去跟一期一振说了。
  “误会误会。”搞事呢这是!
  “我觉得也是误会。”一期一振的话让鹤丸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这个弟控可直了,他们俩其实背地里没少掐架来着。“怎么着,也该说你是我的人,我才会如此纵容你。”鹤丸国永发现,他这口气松早了。要命的在这儿呢!他有点怀疑是不是温泉的水汽太大都往他耳朵里钻,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那么不可思议的话。
  “……啧,一期一振,你这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收敛起那不正经的模样,突然笑出来。“你跟谁学坏了啊,差点被你蒙过去。”
  “不是玩笑。”一期一振的笑还是那么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差点让鹤丸失脚打滑整个埋进水里。他语调轻柔地说着:“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现在还没被套麻袋?”
  因为我长得帅啊。鹤丸国永慢慢远离他一些,他得冷静冷静。
  “慢慢想,不着急。”一期一振的目光移向别处,不知是温泉熏的还是怎样,他的肤色有些泛粉,耳根那里更是红透。“毕竟在一起是挺重要的事。”
  是咯,所以刚才是这个家伙威胁他的吧?现在这副模样是闹哪样啊!鹤丸拍额,他现在心情挺复杂的。说抗拒吧,倒也没多抗拒;但说接受吧,又挺吃惊的。
  “一期,你认真的?”
  “嗯,是。”
  “那成,就这样吧。”
  “……欸?”
  “嘛。”鹤丸挪过去,跟一期勾肩搭背。“以为我会考虑很久么?做不出让人惊喜的事情可不是我鹤丸了。”
   “话是如此,但答应得也太快了吧?”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啊,那我再考虑个三天。”
  “别了,还是早定下吧。”
  “哈哈哈哈,就当是你让我吃惊的奖励吧。”
  “唔,可以兑换成其他的吗?”
  “比如?”
  ……
  ……
  ……
  “一!期!一!振!啊——你,轻点!!”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