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今天也想吃全兔宴【5】

这是个沙雕故事
ooc,ooc,ooc。
今天谦次不在家
搞事呀!【拍桌.JPG】
——————————

  5
  
  深夜,5678本丸的某间茶室,门内灯光微黄温暖,风摇影动,本来空无一人的门外站着一道人影,敲门声有规律地响起。
  
  “口令。”
  
  “……”来人沉默,而后轻啧出声:“这种聚会也要口令?”
  
  “对上了,进来吧。”屋里的人倒是不介意来人的无礼,门被打开后,入目就是那挂在墙上极其显眼的横幅:关于本丸来了个女人的第四次会议。
  
  那个“四”是拿张白纸写了糊上去的,可以想见接下来会有五六七八九。至于前面的会议,貌似也是在抱怨中度过。
  
  茶室里的人不算太多,也不算少。但估计以后人数什么的,都会增加的吧……今天的受害者极•长曾弥虎彻这么想着。
  
  对,今天关于女人这个问题的受害者是新选组的老大哥长曾弥虎彻。
  
  “说说看吧,那个狐狸精今天又干了什么大事。”压切长谷部语气深沉。
  
  “准确来说,更像兔子精啊。”药研藤四郎忍不住插嘴,获得了长谷部幽怨的眼神一枚。
  
  歌仙兼定作为这间茶室的主人,先给长曾弥倒了茶,让他坐下来慢慢说。
  
  长曾弥抹了一把脸:“今天主人不是让我们三队带着荼子小姐吗?可我们三队一群大老粗,怎么知道如何带个小姑娘啊?”
  
  “啊,话虽如此,但自黑的话先按下。讲重点。”歌仙兼定端起茶就要喝。
  
  “于是我们就带她去演练场。”
  
  “噗——”歌仙兼定一口茶水喷出来。
  
  药研藤四郎扶眼镜:“这他娘不风雅,我替你说了。别躁,老哥。”
  
  “我,不是,你,你们带她去哪里?”他没听错吧?
  
  “演练场啊,那里是虚拟伤害,而且其他审神者也多,就连小子喜欢盯着看的那个大胸女审神者也在呢。”
  
  “然后呢?”
  
  “她误会我们去抢了个妹子给小子当童养媳,还是未成年那种。”
  
  “……这什么狗血剧情?”
  
  长曾弥虎彻满脸苦色:“她当时带着极短,没打过。荼子小姐就被带走了。好像还因为被吓到,哭个没完。”
  
  哦!怪不得今天回来北斗荼子眼睛红红的,不对,她的眼睛一直是红的啊!
  
  “当我们赶过去时,她正埋在对方的胸口哭诉,事情就是这样,呜嘤嘤,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呃……大哥你别学她说话,渗得慌!
  
  “解释是解释清楚了,但人家女审神者好像更戒备我们本丸了,听说还组了个群在商量要不要把荼子小姐接过去。”
  
  “emmmm还是别吧,不然小子回来得气死。”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本丸的风评。”
  
  “其实还有什么风评可言呢?”别说得他们本丸好像有那东西似的。
  
  “但长曾弥,你也就这样算不得受她害吧?”
  
  “除了他们把我当土匪头子之外,还有一点不能忍。”长曾弥虎彻语气深沉,大家竖起耳朵认真听讲。“今天被演练场所有人轮番警告,让小子和荼子小姐离他们家审神者远点。”
  
  “欸?”
  
  “他们,觉得,荼子小姐是小子一时恶趣味女装的。简直瞎掰!小子是有胸肌的,这些年我们没白给他锻炼的!澡堂里大家都是亲眼看见的!!他们那么说,简直是在否定我们的训练,质疑我们对小子的好,认为我们对小子实施虐待!”
  
  虎哥,你思路好清奇啊!不过,等等,你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关于弟弟的胸肌比姐姐还大什么的。还有那个女装什么的,你们新选组不是隶属幕府那边的吗?为什么比倒幕派更开放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啊——”
  
  稍显尖利的女声惊破本丸的夜空,以为敌袭的刀剑男士面色一改,抓起佩刀就冲出屋内,朝着声源赶过去。
  
  但这路不太对劲,他们好像在往浴室赶?
  
  欸?
  
  等等!
  
  是他们想的那样吗?
  
  不是身为女性的北斗荼子误闯了浴室,就是某位刀剑男士不慎进入了浴室刚好与北斗荼子碰见……
  
  沃德法!有人捏了捏鼻梁,不管哪种情况都好糟糕。
  
  然而当他们赶到时,只看见披着被被手足无措的山姥切国广和滑坐在地嘤嘤抽泣的北斗荼子。
  
  哇,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被被你啊!
  
  被赶来的众人予以眼神谴责的山姥切国广拉低自己的兜帽,恨不得把自己再包裹得紧一点。
  
  “看、看什么?你们那是什么眼神?”
  
  没想到你个闷葫芦不声不响,结果率先把本丸里唯一的女孩子看光……啊,等等,衣服不都还好好穿在身上吗?
  
  “这是,怎么啦?”烛台切光忠拉开自己的外衣,给北斗荼子盖上。“不管何时都请注意仪容,说不定就有什么人在看呢。”
  
  “呜嘤嘤。”荼子揪着手帕咬,两行眼泪落得有面条宽。“有个鬼影突然冒出来,吓到我惹QAQ。”
  
  山姥切•鬼影•国广:“……”
  
  哦——原来不是经典是浴室看光事件啊,有那么点小失落是怎么回事?
  
  被被:你们一副本来打算看戏但好像没戏看好失落好难过好没意思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说的就是你们,在场全员呢!
  
  “荼子小姐大半夜不去休息怎么跑到浴室来了?”烛台切将人扶起,交给乱藤四郎。看这位女装大佬抱着她轻声哄,眼光上瞟,翻了个白眼。也就小子不在本丸出阵随行去了,乱藤四郎才敢这么靠近小子家姐姐。
  
  “我的头巾落在浴室里,想去捡回来。但是没想到……呜!”
  
  “喂!话别说一半啊!”他们看我的眼神又变得奇怪起来了好么!山姥切国广快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被被】这种眼神扫到快爆炸了。“我只是路过啊,谁知道她会被吓到。”
  
  他以前在本丸穿被被也没事啊!为什么要用奇怪的眼神看他?着装是个人喜好不行吗?
  
  “唉,你们真的是。大半夜没事就散了好么?该睡觉的回去睡觉,该怎样就怎样啦。”和泉守兼定抓抓自己的头发,又把乱藤四郎跟北斗荼子分开,十分自然地揽着北斗荼子的肩,由于荼子没他高,完全是被当拐杖用了。“反正我明天不用出阵,而乱藤四郎你需要吧?那我跟荼子去玩街头霸王,你们都去休息吧。”
  
  “噫!”乱藤四郎指指点点,眼中含着几分狡黠。“狡猾~堀川你管管。”
  
  “唔,反正我也不用出阵,也没有内番任务,今晚放肆一回也无妨啦。”堀川国广这次意外的附和了和泉守兼定。
  
  欸欸?不过想想也是,小子不在家,要是荼子再哭,那跟他们欺负她有啥区别?既然有人承担下哄女孩子的任务,他们还真是乐得轻松呢。
  
  这女孩又不是他们的审神者,没道理太过尊敬不是?再说了,他们喜欢的类型是那种大胸御姐,风情万种那类。这位荼子小姐,啧,真的除了性别为女之外,其他都不在标准之内。
  
  此时此刻散去的他们完全不知道有一种定律叫做,王境泽。
  
  有一种警告叫做,真香。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