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自扫门前雪,
偶尔扫的不是雪,是脑洞。
不再自作多情。
也不多管闲事。
高冷╱高冷╱
又高又冷突破天际!
看现实情况产粮。
目前蹲在刀乱坑,yys也有呀w
是个杂食来着。
放心,我一直在微笑。
但是,
别看我长得可爱就欺负我啊!
很讨厌欸!

你好,我叫座敷童子3

[阴阳师同人,座敷童子
依然是欢乐的画风~

【你好,我叫座敷童子】

42.阿妈上回召唤到一只性别为男的式神,虽然没个人样,但好歹直立行走不是?然而,你们以为她就此转运了吗?不啊,她接下来半个月里召唤出来的都是妹子。鲤鱼精都养一池子啦,还没有一只河童~

43.阿妈跟着狸猫一起对酒当歌,哭着嚎着她就想见见男式神,要貌美的!

44.嗯……狸猫跟我说,那天,作为一名男性,他很受伤……我也是心疼他。

45.在某天清晨,阿妈的狂笑声惊天动地,我顶着被子探头去看,但雪女姐好像比我快一点,一场暴风雪就砸过去了。哎哟,好像可以回去继续睡了。

46.阿妈那天召唤出了第二只男性式神,妖琴师。噢噢噢,鼓掌鼓掌,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就是两人当天都感冒了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就是挨了一场暴风雪吗?啧,抵抗力真差啊!

47.妖琴师好好弹琴时真的是很好听的。可我家的好像一直向往摇滚乐?

48.妖琴师觉醒后,兴冲冲拉他去觉醒的阿妈回家来哭了。就是那种蹲在墙角叼着叶子,深沉的,面无表情的流泪那种。我们开口想安慰点什么,她就会幽幽看过来:你说,我做错了什么……唔,大概是,遇到了大型翻车现场?

49.由于家里男性式神就两个,缺哥哥的跳跳妹妹和童女就一直抱团,时不时在阿妈门口问:阿妈阿妈,今天哥哥回家了吗?“没有。”我替阿妈回答了。

50.然后,我淡定的捂住耳朵。接着,“呜哇,尼桑!!”

51.这时傀儡师带着她的傀儡哥哥路过,还一直叫着:尼桑尼桑~
停下来的看着童女和跳跳妹妹相互看了一眼又抱在一起,哭得更撕心裂肺了。

52.阿妈可能是受不了这等程度的音波攻击了,咬咬牙一狠心,砸了二十多张票。嗯,出来一个妖狐,就没其他男性式神了。

53.妖狐来到这个妹子寮,嗷的一声,可耻的兴奋了。高喊:“啊~这里!这里就是天堂啊!”

54.阿妈一伞敲他头上:小崽子,要浪也要看看你才多大!信不信叫你这辈子都这么点大?

55.阿妈当然是开玩笑的,别的不说我还不知道吗?她有强迫症,从灯笼鬼都是六星可以看出来。

56.……嗯,六星的灯笼鬼……其实,她真的非得可以,而且有点自暴自弃了。

57.我觉得妖狐和家里妖琴师还有隔壁家的妖刀姬大姐头可能是三姐弟。

58.妖狐待在寮里也是不安生的,总是盯着满寮的妹子看。

59.他跟我说,兄弟,这个寮里就咱仨是男性?

60.我呸,谁跟你是兄弟?“你看不出我是女的?”“这个……这个……小生真看不出来!”“呵呵,打今儿起,你自个带个招财猫吧!”好生气呀!我决定不给他递火了!

61.太生气了,气得我饭都吃了三大碗!唔,姑姑做的饭好好吃!姑姑我还要!(敲碗)

62.说起突突这个问题,其实我家妖狐还算好的,反正阿妈主力式神也有不少——毕竟能把灯笼鬼都肝到六星的,也不差其他主力式神•女了。

63.我跟你们讲,我家妖狐啊,心情好,四下,心情不好,十二下,阿妈在场,十八下打底。别问我为啥,我也不知道原因啊!

64.但他这狐狸有个破毛病,小损样儿!嘴毒又贱还快,就因为这样,被阿妈扒了御魂关结界里了,还不给上任何结界卡的那种。

65.事情是这样的,自称爱好特长都很多的他,正在给寮里小姐姐们展示自己的才华,结果其中一个小姐姐指着拖着一堆破烂鼓回来的脸黑阿妈问,那怎么形容那个呢?那二缺狐狸看了一眼,惟妙惟肖地拉长嗓子喊:回收旧彩电、旧冰箱、旧风雷鼓……
啃着桃花妖给的桃子,吧唧吧唧吧唧,嘶~这货可不就是作死吗?

66.我对这事的主人公给了三个字的评价:傻狍子!

67.这时隔壁寮的小鹿男吧唧吧唧嚼着胡萝卜茫然看着我,我:……不是叫你。哦。他说。

68.隔天我就被隔壁晴明阿爸约见了。

69.对不起!

70.隔壁晴明阿爸:……这是做啥?我就是来替我家小鹿问下你昨天吃的桃子哪里来的。你知道的,我家从来不出ssr以下的式神的。

71.……
……
……
我,座敷童子,这个月五勾将近六勾了,第一次感受到,欧洲大佬的可怕!
我都不敢转过去看阿妈的脸,但我知道,她内心一定哭得比遇上雷雨天的雨女更惨烈。
事后我叉手袖子里路过听见阿妈跟乖巧坐在她面前的桃花三姐妹交代:闺女们,今年的桃儿哪家都可以送,就不要送xx家!馋死他们!知道吗?
哦,阿妈……你好幼稚,就不能像我这样成熟一点吗?比如,在他们面前,吧唧吧唧吃给他们看啊!真是的!大人啊!



评论(8)

热度(22)